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9日出席聯邦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提名聽證會,勾勒出美國的全球外交政策,核心仍是以勝過中國為主,以確保美國在全球的領導。

布林肯指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主要是中國大陸、俄羅斯及其他國家,而又以來自中國的威脅最為嚴峻。不過,他相信美國有能力在防疫、氣候變遷與經貿議題上勝過中國。

他表示,美國會在實力的基礎上與中國競爭,並在美國的條件與主導下與中國在防疫、氣候、經濟、武器管控等議題進行合作。布林肯的證詞不啻是對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提出北京可在防疫、氣候、經濟與戰略領域協助美國的說法做出強勢的回應,並直接將軍控列入雙方可能合作的議題之一。

布林肯進一步表明美國無意與中國脫鉤,但會與盟國商量出一套協同一致的對中政策,並透過世界貿易組織(WTO)、關稅與制裁,迫使北京在不公平貿易上做出讓步。他強調,美國能夠強大主要是能夠團結盟國採取一致的戰略。因此,美國會透過合作與協調的方式尋求團結。

他指出,美國不會放棄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不僅因為美國的競爭對手尚不具備領導的能力與同樣的價值觀,而且一旦群龍無首,全球將陷入無政府狀態,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今後將積極爭取在許多國際組織、建制、會議與協議的領導權。由此顯示,拜登政府將一反前總統川普「退群」的做法,甚至以爭奪領導權為優先目標,進而爭取話語權與遊戲規則的制定權。

布林肯指出,美國絕不會在涉及台港藏疆等地的人權與民主議題上退縮,華府會在普世價值議題上直接面對北京的挑戰。他的證詞無異是對王毅要求美國不插手台港藏疆事務的直接「打臉」。他甚至認為,川普政府不應在大陸通過《港版國安法》後才出手干預,而應在北京破壞香港人權與法治時就積極介入。

在美中台關係上,布林肯指出,美國對台灣安全的承諾是跨黨派的,而且也支持台灣以觀察員的身分參加國際組織。在參議員問及大陸對台動武時,美國會如何反應,他表示那將是「一個錯誤」。在問及未來美台官員交往的問題時,他表示國務院將會認真審視「美台交往準則」來看看美國能做什麼。這也顯示,拜登新政府也許會在川普留下的「反中」政治遺產上,在對台政策上略做調整,但不會照單全收,更不會跳躍式地從「戰略模糊」一路衝到「戰略清晰」。

綜上所述,拜登新政府無論在尋求全球領導、國際組織、自貿體系、人權民主等普世價值方面都沖著北京而來,而在防疫、經濟、軍控、氣候變遷等可以合作的領域,美國會以實力為原則,以美國設定的條件與大陸合作。

顯然,不待彭斯副總統對拜登新政府繼續「反中」的臨別贈言,布林肯的參院證詞顯示,拜登政府也許在推動「反中」政策的言詞上不像川普那麼尖銳,但實際上可能更為強勢與有效。

(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川普 #拜登 #中國 #美國 #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