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之前,不少國內學者認為,即便政黨輪替進入後川普時代,基於民主、共和兩黨「圍堵中國」牢不可破的高度共識,繼任總統在對中議題上依然會採取沒有川普的川普路線。因此在台美中的三角關係上,我政府延續「親美制中」的強硬路線猶有可為。然而,這卻是一廂情願、自我催眠的夢幻泡影。

事實上,自從拜登上任以來,美國新政府以相對節制的措辭來應對中國略具挑釁的舉措,似可察覺拜登政府意圖從川普構築的中美壕溝戰中脫身,並為轉向「良性互動的中美競合夥伴關係」,預留了對話談判的迴旋空間。原本民進黨政府在川普印太戰略下,願做圍堵中國第一島鏈的海上碉堡,以浴火悲情換來「小三扶正」的台美聯姻,恐怕即將幻滅。

有論者認為,拜登就職甫半個小時,北京即大動作制裁28名川普任內的「反華政客」,近日大批共機復侵擾台灣西南海域,在在顯示北京對台、美雙方的敵意。此話雖非妄言,但其敵意實源於川普路線裡台美聯手制中的策略。川普既已下台,這些不友善的舉措可解讀為對美國新政府的示警,並創造未來談判的籌碼,以迫使美國重回信守一中原則的承諾。

對於北京制裁川普政府前任官員的作為,儘管共和黨參議員柯頓認為,應把中國的制裁視為對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攻擊,要求拜登政府用最強烈的措辭譴責,並以制裁回敬負責這項脅迫行動的中國官員。然而拜登政府卻未針鋒相對,發飆怒嗆,僅由層級較低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荷恩,以低心下意、不慍不怒的語調審慎回應:「美國兩大政黨都應該批評這項徒勞和刻薄的舉動。」顯見拜登並未接納挺川議員的強硬訴求,而破壞未來美中重啟良性對話與合作的可能。

另一方面,針對大批共機擾台的事件,拜登政府也以新聞稿的方式低調回應。在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的一紙聲明中,美方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與經濟施壓,並期許陸方與台灣民選代表進行有意義的對話。美方重申繼續支持和平解決兩岸議題,也將恪守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所概述的長期承諾。

此項聲明看似並無新意,實則凸顯兩個潛在的重大轉折:一、美方鼓勵兩岸對話,和平解決爭議。二、在大原則上,美國政府重回歐巴馬時代對中國的政策架構,依此架構理性溝通與對話,競爭中不減損合作。

美國總統享有極大的行政權,因其人格特質與政策理念的差異,在一定程度上極可能改變國家的政策趨向。川普狂狷作風所導致的大國衝突與國際秩序混亂,料將暫時畫下休止符。

在台美中三角關係裡,一向押寶於川普的民進黨政府,不知是否已從台美聯姻的三角關係中覺醒?畢竟像拜登這類熟悉國際政治又精於理性計算的老派政治家,在任何的三角關係中,最符合美國利益的角色就是扮演兩邊討好的羅曼蒂克情人,屆時台灣若不與大陸修好,只盼取悅美國,大難臨頭時,恐怕只能癡癡地翹首望東風了。

(作者為台灣對外關係研究暨發展協會理事長)

#美中 #中國 #拜登 #美國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