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任美國第46屆總統後,日本首相菅義偉旋即與拜登進行電話會談,日本政府歡迎拜登主政後,外交上從「美國第一」調整為重視盟國及國際協調路線的方針,重拾美國與盟國間傳統的信任關係。拜登批評前任川普的政策,認為美國對中國大陸博奕,卻將手指戳到盟國的眼睛,不利於形成對大陸的國際壓力,美日同盟因川普的對價要求而淪為交易。

拜登政府對日外交起手式

川普時代,安倍晉三首相與川普頻繁互動的背後,透露著日本對美日同盟關係的不安,使日本在應對大陸的釣島維權上缺乏底氣,「弱腰外交」乃隨之引起日本民意的批判。菅義偉欲通過與重視盟國的拜登構築日、美領袖間的互信,深化美日同盟,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中扮演關鍵角色。

日本與大陸在釣魚台周邊海域升高對抗,在大陸全國人大通過《海警法》授與海警使用武力權限之際,美國對於日本在安全上的保證無可或缺,菅義偉須展現外交手腕,藉由領袖外交迅速與美國新政府建立緊密的關係。在拜登確認當選美國總統後,菅義偉即致電拜登,重新確認釣魚台列嶼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21日與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北村滋電話會談,重申此一立場,並宣示反對損害日本在釣島施政的任何單方面行動,此拜登政府對日外交的起手式應是重視美日同盟的外交表態。

此外,拜登在國安會議新設「印太事務協調官」一職,並任命前亞太助卿坎貝爾出任。坎貝爾不僅是歐巴馬政府時印太戰略的重要推手,更是民主黨的「知日派」,與日本政界人脈關係深厚,未來美國的「印太戰略」應與日本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有更多的合拍之處。日本評論拜登的外交、安保人事布局認為,美國新政府重視東亞的安全,並將大陸定位為戰略的競爭對手。菅內閣對美國的新人新政表示歡迎。

不過,拜登陣營中亦不乏知中人士,歐巴馬時代擔任駐聯合國大使及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萊斯即是其中一員,將擔綱白宮內政委員會主席綜理內政,可望成為拜登政府中極具影響力的「賢內助」。另位態度友中的拜登政治盟友、前國務卿凱瑞將出任應對氣候變遷問題的總統特使,此人事安排可窺見未來華府與北京在拜登極為重視的氣候變遷議題上採取合作的可能,意味陸、美雖存在戰略競爭,但雙方可望走出川普政權後期全面對抗的關係低點。

台灣不必站上抗中暴走第一線

相對於川普視大陸為美國的首要威脅,將全球的戰略壓力自莫斯科轉移到北京,拜登仍以俄羅斯為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定位大陸為主要競爭對手。然而,川普主政期間,囿於美國與北約盟國關係不睦,華府不僅未能藉北約拉開俄國與大陸,反倒使陸、俄相濡以沫,結成戰略夥伴關係。但陸、俄友好不利於拜登對俄戰略的開展,華府須權衡大局,尋求打開陸、美僵局,藉陸美關係創造對俄外交的槓桿。

拜登為外交老手,善於調和鼎鼐,形象溫和,而非個人意志凌駕專業的強人性格,未來拜登政府的決策將一改川普乾坤獨斷,以我為主的作風,此有助於美國外交重回常軌。在首波人事布局中可見拜登試圖在扭轉川普的單邊主義,修復與盟國關係中,摸索美國與大陸交往的新模式,在競爭中兼採合作,共同面對全球性議題,使大陸成為世界秩序下的「利害關係者」,但期間美國須與盟邦充分協調,避免顧此失彼,平添印太戰略麻煩。

若美國總統拜登能與北約及日本等重要盟國重新拉緊關係,印太戰略功能更強,台灣就不必強出頭,站上抗中暴走第一線。過去歐盟、日、韓不隨川普起舞,美國才須在對陸政策上拿台灣說事,美國智庫學者葛來儀直言,川普將台灣當成對付北京的武器。蔡政府對美一邊倒,無疑使台灣在中美對抗中曝險,成為代罪羔羊。

拜登視大陸為對手,但不會延續川普的單邊主義,美國與世界的關係將重開機,蔡政府不能以不變應萬變,溫存於「台美關係史上最好」,而須以「憲法一中」應對北京,重新定位台灣角色,開啟兩岸新局,方可在中美關係中維持主體性,不淪為美國對陸外交的棋子,或受制於對台灣不利的「陸美共管」。

#大陸 #川普 #拜登 #美國 #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