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媒體報導,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貿易政策也將改弦易轍,從過去為銀行、藥廠等大型跨國企業爭取開放市場,轉向改善勞工薪資與在美國創造高薪的就業機會。

為拜登貿易政策定調的是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他去年與歐巴馬政府時期任職的一名官員哈里絲(Jennifer Harris)共同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貿易政策應「聚焦如何提升美國勞工薪資與提供高薪工作,而非為企業投資創造更安全的環境」。他的觀點如今已成為民主黨對貿易政策的主流看法。

曾在柯林頓政府時期擔任財長的桑默思立場更為激進。他在訪談中堅決反對把好萊塢、投資銀行與要求智財權保護的投資者利益放在首位,他聲稱這些「精英者的擔憂」對美國就業或增加稅收並無太大貢獻。

這些想法也將反映在拜登的稅改計畫,後者旨在讓美國企業能在國內維持工作機會而非前往海外投資。根據拜登的稅收提議,在美國擴大工廠設備的企業將可獲得減稅優惠,至於把生產線轉往海外,特別是避稅天堂者,則以課徵重稅做為懲罰。

拜登貿易過渡工作小組成員賽斯特(Brad Setser)提到,美國談判代表過去努力推動要為藥廠爭取開放更多市場,但這些公司卻把多數生產轉到像愛爾蘭等低稅收國家,導致美國在該領域的貿易赤字更加擴大。

因此賽斯特認為,新政府需要的是「以勞工為中心的貿易政策」,而不是「強化企業競爭力或壓低價格的政策」。他說民眾不但是消費者,還是勞工與薪資族。

不過拜登的貿易政策也引發部分貿易政策專家的質疑,他們說回溯到至少柯林頓政府以後,幾乎每位總統都承諾將制定以勞工為中心的政策。例如甫卸任的川普曾企圖要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但之後他訴諸提高關稅拉高製造成本,反使工廠工作機會陷入停滯。

這些專家辯稱,為跨國企業爭取開放市場,能間接讓中產階級受惠。因為它們將能投入更多營收在美國本土進行研發、為消費者推出新品與為勞工帶來更好的薪資。

#柯林頓政府 #爭取開放 #薪資 #拜登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