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4年來用蠻力撕裂美國,新上任的拜登總統誓言團結美國,辦得到嗎?恐怕很難,主要癥結在於美國已經越來越是「部落主義」的社會現象,多數人封閉在社交媒體中,隨個人主觀喜好結交網友,加上平台上演算法推波助瀾,各種異質消息和觀點都被過濾掉,排除在視野之外,因而越來越局限在小圈子中,只和同類相濡以沫,築起巨大的訊息回音壁,形成龐大的資訊同溫層,耽溺在繭房效應中,於是產生目光狹窄的部落社群,政治觀點愈益極端化,不同立場者對立日甚,如何能捐棄成見重新團結?

部落主義固化既有的政治立場,分化不同觀點的公民,隨之而來的是政治對立的加劇。川普4年總統任內暴露諸多嚴重缺陷,政績也乏善可陳,但競選連任票數不減反增,顯示他所切割的那塊選民蛋糕中的部落成員,所信奉的政見或世界觀越來越明確,而且黨同伐異,排斥異己,誅殺非我族類之心越來越強,已經成為堅不可摧的政治群體。

部落主義者的最大特徵是「社群認同大於一切」,具有一定程度的「社群自戀症」;這種社會性疾病帶有濃厚的我群中心主義」。網絡造就的社交媒體促使同質性高者在虛擬世界固守一方,躲在同溫層安全網中。在社交媒體的屏障下,只跟同類人傳訊,群內成員之間甚至只在相互強化,彼此對話也不多。與群外異類幾乎全無交流,免除了衝突,如同只跟鏡子對話。被社群媒體分走大杯羹的傳統媒體,被區隔化、標籤化甚至被異議者汙名化了,公信力與影響力隨之下降,其守門人的專業功能也減弱了。

在後真相時代的部落中,「訴諸情感與個人信念比客觀事實更重要」的人性發揮得更徹底,情感好惡和感覺狀態擺在首要地位,證據、事實和真相多不深究,對於政治人物言行全憑立場做評斷,以致於政客說謊多數時候不是為了瞞騙大眾,而是為了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博取共鳴與支持。川普最善此道,所以粉絲眾多、狂熱且堅貞。在網路時代中,大多數人寧願窩在舒適圈中,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與觀點,輕易相信了從網路看到、聽到的種種故事,然後又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輕易評斷並傳播。這正是所謂「誰管事實怎麼樣,我們需要的是故事!」

當政治漸趨兩極,人的本性傾向於相信極端觀點,並且較相信與既定立場相符的訊息,輕忽真相,「雄辯勝於事實」成為政客的實踐指南,反正人們多半主觀意見重於客觀事實,立場決定是非,造成真相凋零的現象。這恰恰是部落主義成長的溫床。

美國學者卡朋特發表一文〈部落主義正在殺死自由主義—為何我們對政治分化屈服〉,認為社交媒體網絡正在取代社會網絡,民主社會正在變得政治兩極化,中產階級也正被社會經濟不安所掏空,這些都使得身分政治越趨強盛,最終使部落主義成為社會主流,其最明顯的社會效應就是製造不自由、不寬容的民粹主義風氣,使所有對話都變成不可能,社會走向極端化。這正是當前美國罹患的重症,這樣的社會必然越來越分裂,如何能團結?

#事實 #美國 #政治 #社群 #部落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