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27日針對疫情快閃發表了談話,可惜的是並未針對防疫的戰略調整提出重要的方針。由於全民因疫情而惶惶不安,台灣的防疫戰略與戰術該如何因應,以下是我的分析。

2020年的COVID-19疫情中,疫情爆發的中心在武漢市。北京當局的防疫戰略是將疫情圍堵在武漢市內,戰術上以封城為核心,從各省市調遣精銳醫護人員支援前線醫院抗疫;並在各大城市以武漢封城模式進行圍城防疫,戰術上以大規模普篩找出所有感染者,進行清零任務。地方有抗拒和做不到位的一律拔官下馬。此一「戰疫」模式,讓中國大陸在去年夏季大致恢復世界工廠的地位。

我方的戰略是斷絕病毒的入侵與境內傳播,戰術上對外主要是以和大陸斷航以阻斷病毒輸入的途徑,對內以建立口罩充分供應和手機監控來阻斷傳播的途徑,並進行嚴格的入境檢疫與隔離,讓傳播鏈斷死在檢疫和隔離場所。這些措施再加上嚴格限制的檢驗門檻,讓過去一年以來,成功地讓本土病例數壓在100例以下,讓全世界驚艷與欽羨。

但隨著去年疫情開始在歐美白人國家大肆流行後,台灣疫情出現情勢轉變,歐美等境外移入的病例成為台灣主要的病例來源。所幸境內社區在充足的口罩供應、國民過度的防疫行為,和沒有太多人權團體抗議的手機和健保就醫紀錄監控下,本土病例安然維持零確診,一直到紐籍機師和最近的部立桃園醫院群聚感染。

分析部桃這次出現的意外事件,主要在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堅持威權的人治領導體制,使得兩個原先可以避免危機的結構性調整失去先機,導致了重演17年前和平醫院封院等級的事件。

這兩個結構性調整一外一內,一個是在傳播力增強的歐美變種病毒肆虐之際,不願意採納民間意見,對歐美等國採取等同對中國大陸斷航或完全鎖國的措施,也不願意實施入境普篩,使新冠變種病毒終於入侵醫療體系,造成防疫破口。另一個是對來自基層醫護不斷呼籲必須增補人力與資源,以落實醫院分艙分流的措施,指揮中心和衛福部一再虛以委蛇,甚至在院內感染爆發後,院方提出的全院大普篩方案也被指揮中心叫停。

一連串的拖延與僥倖,危機一路擴大,終至史無前例的停辦燈會,約有5000位民眾必須接受居家隔離,百名台鐵工作人員列入自主健康管理等連鎖效應,付出龐大的國家與社會成本。

本次事件顯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威權人治領導模式是造成系統性危機的總源頭,總統似可指示行政院制定行政命令並咨請立法院緊急立法,將法治、公開、透明與當責的民主與科學防疫原則,化為明文的指揮中心作業準則,讓全民的集體智慧通過這次疫情的鍛鍊,使政府治理徹底擺脫人治與殖民統治的陰影,才不會浪費了國家投注在因應這次危機的巨大成本。(作者為醫師)

#醫院 #傳播 #戰略 #疫情 #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