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中共對台工作會議提到,今年對台工作重點,除堅決反對台獨與外部勢力干涉外,更要展開支持台商、台企及台胞在陸發展的「四要」工作。汪洋的宣示代表大陸對台政策的一貫性,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卸任前夕的一連串發言,已徹底挑戰中共的底線,大陸必須展現捍衛一個中國的決心,以避免情勢失控。

不過,中美之間、兩岸之間政治分歧由來已久,非短期所能解決,我們更關心兩岸民間交流問題,尤其經濟連結不能因政治分歧而倒退,大陸支持台商及台胞在大陸的發展是正確的。民進黨上台後兩岸關係漸行漸遠,但大陸仍然推出一連串支持台商的政策。例如,2018年2月提出《惠台31條措施》,大幅放寬在陸台商及台胞各種投資經營與工作的限制,同時提供準國民待遇。

2019年11月延續《惠台31條》精神,續推《惠台26條》,允許台商可參與重大技術裝備、5G產業及循環經濟等投資建設,並享有融資、進出口便利及標準制訂等與陸企同等待遇的政策。去年疫情爆發後,為協助台商復工復產、降低疫情對台商的衝擊,更進一步在租稅、社保費用及融資貸款等方面,對台商提供《11條優惠措施》,去年台商對大陸投資金額逆轉過去4年降低的趨勢而大幅增加,應與此有關。

大陸轉型升級的重要力量

台商對大陸改革開放貢獻極大,自1988年大陸公布《關於鼓勵台灣投資的規定》,為台商赴大陸投資提供法律保障與政策條件後,台商前後出現三波投資潮,投資總金額達1222.85億美元,占大陸外資14.34%,僅次於港商。大陸前百大出口企業,台商占了1/3,規模占比則接近5成,可見台商對大陸經濟發展的重要。而北京支持台商,並非單純的統戰目的,背後更有經濟的動機。尤其在大陸經濟面臨重要轉折的當下,台商對先進技術的掌握能力、快速的市場應變能力與靈活性,將是未來大陸轉型升級所不可或缺。

不容否認,面對疫情復燃與美國的制裁壓力,即使2020年大陸經濟繳出一張GDP破百兆人民幣、成長率2.3%的大好成績,但實際上北京仍不能掉以輕心。這些威脅短期內都不會消失,無形中將壓抑經濟復甦力道。正因如此,汪洋的談話中多次提到,大陸支持台商台企發展方向,將集中圍繞在經濟轉型升級方面。譬如,支持台商抓緊新發展格局機遇、積極參與十四五規畫實施、融入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等,都與大陸經濟結構調整有關,目的就是希望在支持台商過程中,能夠發揮台商力量,成功度過這段經濟轉型艱困期。

從《惠台31條措施》到最近的汪洋談話,可以發現,大陸提供台商優惠措施基本上都一視同仁,並未因台商規模或所屬產業不同而有差別待遇。站在公平的角度,或許是對的,但從經濟戰略的面向來看,這恐怕難以有效協助台商發展與大陸經濟轉型。也就是說,面對當前錯綜複雜的經濟形勢,北京得針對不同型態的台商,如大型或中小型、出口或內需、傳產或高科技等類別,提出更具體、更具差異化的措施,方能借力使力,協助台商發展並進一步發揮台商的真正力量。

例如,對有意出口轉內銷的中小型台商而言,大陸可以提供更多貸款與信用保證的資金協助,讓其可以參與整個內循環經濟的生產、消費、流通與分配等各個流程,進而帶動新的市場需求。而對重心仍然放在出口、產能可能部分外移的大型台商來說,則是要提供更多與進出口環節有關的租稅、融資與補貼優惠,才能避免台商加速產能或產線外移。

大陸需以新行動支持台商

再以高科技產業為例,台商在半導體製造、資通訊產品及物聯網等領域仍有特定優勢,大陸若能在相關產業的准入方面,放寬規定與條件,允許台商共同參與,同時加碼保障台商的智慧財產權與創新成果,勢必能充分發揮這類高科技台商的經驗與優勢,協助大陸及早達成科技自立自強的遠景目標。

大陸需要台商投資,台商需要大陸市場,兩者之間,是魚幫水,水幫魚。這也意味大陸支持台商的方針是正確的,只是細節部分需要更細膩的規畫。台商投資大陸的主導權在大陸,大陸需要新思維、新行動,才能帶動台商第四波西進投資潮。

#工作 #台商 #大陸 #惠台 #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