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鄭家純(見圖)昨突襲翁的聲明會。(盧禕祺攝)
「雞排妹」鄭家純(見圖)昨突襲翁的聲明會。(盧禕祺攝)

「雞排妹」鄭家純日前指控在尾牙活動上遭翁立友性騷,雙方連日來各說各話,性騷疑雲事件擴大,這波被網友戲稱宛如「雞瘟」的風暴甚至延燒至綜藝圈,多位綜藝大哥躺著也中槍,到底誰是受害者?翁立友在事發第6天出面開聲明會,他聲淚俱下,3度表明是受害者;直闖翁立友聲明會的雞排妹,除重申立場,對翁立友在會上以受害人自稱表示遺憾,認為「是結結實實的二度傷害,是更嚴重的惡意」。

翁立友的聲明會昨下午2點開始,雞排妹緩步走進現場欲找翁立友當面對質,她被大批媒體包圍,期間有自稱翁的女歌迷對雞排妹咆哮、狂罵三字經,要她提告、別再炒新聞。雞排妹呆坐會場47分鐘不發言,翁所屬的豪記唱片多次強調「僅限受邀媒體」、要她離席,工作人員更表明懷胎9月身孕,央求她離場,她自稱是「當事人」,不甩唱片公司,自顧拿手機開直播。

場面失控混亂,雞排妹卻坐在場內不動如山,直到快3點雞排妹離去,翁立友才面露憔悴現身。此時,雞排妹2度折返被拒於門外,她對於翁自稱是被害人,直說:「他就是加害人,他的朋友更是加害人,而且他的朋友已經道歉了,我們就是隔一道門,他讓所有工作人不讓我進去對質;他們一直說他們有影片,為什麼不拿出來。」

翁立友在會上澄清近日不是躲起來,「我不是不勇敢的面對,我只是很無奈在思考性騷擾事件」,他自認是受害人,忍不住嘆氣:「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這事件的開端,引起不是我,但是變成我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他直言從來不會傷害任何一位女性、男性,「如果有任何人請他們提出告訴,讓司法讓法院來證明我的清白」。翁立友提到現在連想輕生的權利都沒有,「如果我自殺,我的母親,她這輩子,永遠就抬不起頭了」。他最後向雞排妹喊話,請主動提告:「我沒有權利要求妳跟我道歉,但是我有權利請求妳,拜託妳,來告我,還我一個清白。」

雞排妹昨晚透過律師發聲明,強調會選擇到場,是為尋求一個直接對話的機會。「我們將不會對翁立友先生提出性騷擾告訴,但在追求改革貶低性秀場文化、毫無根據的社交觸摸上,相信不論受到多大中傷,不會停下腳步,因為這終究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除了金曲歌王翁立友,這起風波也波及多位綜藝大哥,邰智源、許效舜昨表示已忘了當時錄影內容,邰智源甚至忘了雞排妹是誰,他說原本不想回應,但看到酸民留言,已委請律師蒐證,打算提告捍衛自己的名譽。雞排妹則稱:「我沒有覺得那2位大哥對我做過不禮貌的事。」

#受害 #聲明 #翁立友 #權利 #性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