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查大陸書籍爭議不斷,反讓作家楊渡以禁書年代為題,頻於臉書回顧讀禁書的青春歲月,但除了會被認為「思想有問題」的政治禁書外,他直言,其實還有一種禁書,存在於情色錄影帶出現前的1970年代,所有男生都曾偷看過,卻不好意思說,「那就是俗稱『小本的』,黃色書刊。寫過了各種政治禁忌之書,不妨俗一點,來談此種『青春書』。」

沒封面沒標題 出處未知

楊渡表示,在每一個男孩子的成長歷程中,都會經歷過一段性的摸索,然後才真正知道男女之事。但過去既沒有色情電影可看,也沒有網路世界可以偷偷去瞧瞧,如何了解呢?「當時有一種沒封面、也沒有標題的書,就是所謂的『小本的』,這『小本的』生產於何方?由誰寫作?由誰盜印?沒人知道,只知道它就那樣出現了。」

楊渡回憶,首次見到「小本的」是在國二,有位家住台中後火車站附近的同學,從坐在私娼館外拉客的人手中取得小黃書,便拿來與同學們分享,「那一天,是我們班男生的第一次『性教育』。」

小黃書只有一本,想看書的男同學卻有好幾位,只得「排班」相互傳遞,小心翼翼,就怕被師長、女同學們發現。楊渡說,老師在台上講課,學生在底下偷偷看小書,本可相安無事,「但那書不是一平凡之書,而是會讓人有『反應』的書。」

看完有邪惡感 卻難自拔

楊渡描述,當時每個輪到的同學,一旦進入書中,竟如沉入「慾海」,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等到他看完書,頭抬起來,魂都還沒回來,兩眼迷茫,眼中無神,除了慾神,「你叫他名字,他只會呆呆看著你,彷彿靈魂已經出竅。」看過小黃書後,一票男同學看到女同學,更感自身邪惡。

在缺乏有線電視、沒有錄影帶與網路的年代,小黃書成不少人啟蒙性事的契機,楊渡說,長大後,當有人問讀禁書的樂趣,他總是說一些正經的書,例如黨外雜誌等等,卻一直不敢提及「小本的」,是否要寫出來,也曾歷經掙扎,但「說真的,最好看的禁書,一定是在上課的桌子底下,瞞著老師,偷偷閱讀的。不管是情慾的,還是政治的。」

#錄影帶 #政治 #小本 #男生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