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全球疫情嚴竣,也改變不了世界村的趨勢,累積二十餘年,從事設備裝設專業經驗的睿勝自動化工程創辦人吳佳賢,更堅信與另個合作夥伴簡睿沁,在各司其職的專業分工下,不但能滿足臺灣客戶需求,也能讓韓國、日本的顧客滿意,且鑑於台灣市場日漸飽和度的情況,為了讓公司有更多發展,也更積極將觸角再擴展到中國各地。此外,近期也逐漸走向研發產品這一區塊,其中一項正與大陸工程洽談合作,開發建築工程用的工安監控IOT產品,和各式建材品質監控IOT,並整合相關App以達到客戶需求。

吳佳賢表示,在2016年農曆過年前高雄美濃大地震,南科和鑫光電廠區無塵室受到嚴重波及,不僅生產線整條傾斜且偏移數十公分,就連防震腳也被扯斷,整廠產能嚴重受損,必須在最短時間內要恢復,從事發後,我們連續不眠不休三個月,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2點,幫客戶回復到他們期望的程度,這段時間連自己的兩個兒子、親戚、朋友都得拉下來幫忙,就為了使命必達完成客戶的期盼。此外,因為事態緊急,也來不及等訂金下來再動工,因此即使得背負著龐大的現金流風險,當時大家就像救火隊一樣,只希望能趕緊幫客戶復工。

還有一次在日本nikon神奈川相模原市的六寸晶圓工廠,必須在一個半月內將整廠約莫三百台左右的設備,復原性拆機移回台灣,其中包括數萬條電線的標示、管路的拆除、高單價物品的保護和零組件分類與標示,皆為作業中相當耗時繁瑣的工程。

吳佳賢說,日廠的要求與規定相對其他國家嚴謹許多,因此必須嚴格堅守他們的標準和規則;一次工程中,平常在其他廠施作時可合格通過的包裝,在他們標準裡完全不合格,勘查時便當著我的面,把包好的物品拆掉,一塊一塊丟在我面前,當時我與現場的同仁只能咬緊牙關互相鼓勵,而晚上下班後客戶們依然若無其事地邀請我去居酒屋喝一杯,心裡雖然矛盾,但也不禁讚嘆這就是日本人嚴謹的文化精神,我們台灣人也發揮刻苦耐勞精神。

吳佳賢表示,每到一個國家都有不同的體驗,施工時也偶爾會受到刁難,例如在韓國LED背光模組場時,整條產線必須在一個月內復原性拆機回台灣,作業時間也是相當緊迫,一開始客戶請我們把工具放在一個地方,但當天又叫我們移了三次,不僅造成我們勞力上的消耗,也佔用我們許多作業時間,但大家依然團結合做,完成份內工作。

在去年,又接下的南京第壹有機光電,任務是要將整廠約280台的OLED自動化設備、plc、人機和pcbace的軟體備份與全部相關電池的更換,並且包括其中所有機械手臂、輸套真空腔體的分解與標注,拆移至常州。

睿勝自動化工程這個個案,光是單拆機就耗時了三個月,目前等新廠房建設好,之後便可以入廠復機了。雖然算是個大工程,但每一次的辛苦,都是為自己、為公司,累積更大的成就感。

在這兩三年內,亦承接了一間位於廣東的旭璟設備商,陸續由他們手中接下了約1,500萬人民幣的訂單。承接內容大多為各式面板用的傳輸設備,與倉儲系統的工廠組立到客戶端的安裝,到後期設備調機,全數一手包辦,為客戶做到一條龍服務。

#整廠 #吳佳 #一次 #監控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