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至今,中美兩國關係未見緩和跡象,這兩大政治體的競爭之路還會繼續。中國在難以依賴美國關鍵技術下,必須開發自己的高科技技術,這有利於中國提高自主研發能力。

加上中國政府持續對外開放,2021年中國企業IPO仍然十分活躍下,中國仍會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少數正增長的國家,讓中國股市繼續成為國際間最具吸引力的資產類別。

拜登在2021年2月初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問時表示,「中美兩國不需要衝突,但會出現激烈競爭」,由此可看出兩國未來的關係走向。由於中國目前正在迅速追趕,預計拜登政府會延續對中國的制裁措施,但這些措施可能不會像美國之前對華為採取的措施那樣極端。

不同的總統自然會有不同做事方式,雖然兩國激烈競爭的態勢不可逆,但兩國間將不致像過去那般敵對,甚至他們需要在部分議題上進行合作,例如全球暖化議題,或是裁減核武等。因為對中美雙方而言,更務實的做法是「競合」,即在競爭的同時也存在合作機會,才能符合兩國最大利益。

舉例來看,中國承諾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中國政府推出政策往往是言必信,行必果。對2060年的碳中和目標,中國政府事前做了大量計算和準備工作,確保此目標是可達到的,這也反映出政府會大力支持電動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產業。

而美國方面,正視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是拜登競選時的主要政見之一,所以可以看到美國氣候問題特使John Kerry,已與中國新任氣候問題特使解振華建立聯繫,雙方預計將展開對話磋商。儘管此氣候合作被視為是獨立事件,但終究還是開啟了中美氣候外交新頁。

目前外資在中國已可以全資控股公募基金、證券公司和信託公司,外國投資者對當地股票市場和固定收益市場參與度也持續在增長中,中國對外資的限制已經越來越少。這意味著雖然中美間的競爭仍在繼續,但中國並未閉關自守,反而是進一步向外國投資者敞開大門。

此外,中國還積極與各國展開多方合作,例如與歐盟簽署中歐投資協定,在亞洲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這些都顯示中國不會採取關閉政策,反而是進一步開放。因此我們認為,這些都會有利於加速中國經濟增長。

再者,近幾年中國經濟發生許多結構性改變,創造許多新業務、新商業模式,這些新公司經過幾年的增長,如今已日益成熟,所以2020年中國股市IPO表現非常活躍,預期這股活躍動能會延續到今年。因為很多公司在過去多年,一直依靠股權私募資金發展自己的業務,至今已日臻成熟,並能產生現金流與利潤。

儘管近年來美國政府一再抵制中國,但在這些大戰略的發展下,中國已經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資產類別。雖然一些中國公司已被禁止或從美國股市下市,但在中國持續對外開放下,經濟增長動能強勁,加上股市表現相當活躍,完全無礙中國股市這一資產類別繼續受到國際投資者高度青睞。

#拜登 #中國 #兩國 #合作 #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