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鋒現為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南京大學特聘教授。研究方向為中美關係、東亞區域安全與海上安全。

朱鋒近日針對大陸人文社科重大專項「美日印澳四國的南海干涉政策及中國的應對策略研究」,及大陸教育部人文社科重大研究課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中國發展外部環境研究」撰寫研究報告。

報告指出,各種跡象表明,美國在南海的軍事存在和深度介入的實戰化轉型正在加速,甚至已做好在南海和中國軍方直接發生軍事衝突的全面準備。為了拉攏東協國家與美國共同在南海遏制中國,美國正在遊說越南向美軍開放金蘭灣海軍基地,並試圖說服菲律賓增加美軍艦機在菲律賓的部署。

而在美國慫恿下,英國、法國和德國也都於2021年表態要向南海派出軍艦。2021年1月,英法德三國繼2020年8月之後,再度向聯合國提出外交照會,強調2016年的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裁決是「國際法規則」,預示接下來域外勢力介入南海爭議的態勢有可能進一步擴大。

馬來西亞、印尼、越南等東協國家自2020年起求助聯合國,重申對南海島礁主權與海洋權益主張,企圖將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爭議進一步國際化,借助國際機構影響力來排擠中國南海維權主張和行動。印尼在2020年5月末更是向聯合國聲明接受南海仲裁案裁決,否定中國在南海斷續線內水域的歷史性權利。這很可能引發菲律賓杜特蒂政府在國際以及雙邊關係層面再度大談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決。

南海法律戰不排除重燃戰火。越南等國有可能重新將中越南海島礁主權和海洋權益爭議訴諸國際仲裁或司法,越南政府自2020年年初便開始與代理並打贏2016年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美國「福利·霍格律師事務所」聯繫,欲讓其受理準備中的越南版「南海仲裁案」,美方對此大力支持。

由於新冠疫情衝擊,2020年中國與東協關於「南海行為準則」(COC)的磋商幾乎停滯,中國原先想與東協在3年內於2022年完成磋商的目標,難度空前上升。而當前東南亞國家已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第一大進出口夥伴,南海主權爭議如果進入新的高對抗期,將給中國促進區域合作的努力帶來難以避免的重大政治阻礙和外交阻力。

#朱鋒 #美國 #南海 #越南 #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