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總理莫里森呼籲國際調查新冠肺炎疫情源頭,引爆澳洲與大陸關係緊張,之後大陸以傾銷為由對澳洲葡萄酒課徵高額臨時關稅,讓業者陷入寒冬。

■Hundreds of Australian wine producers who invested heavily in China's wine boom are now facing an uncertain future.

澳洲葡萄酒商懷特(Jarrad White)花費將近十年開拓大陸市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後,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國際調查新冠肺炎病毒源頭,引發澳洲與大陸關係降至冰點,讓懷特苦心經營的事業在短短數個月間瀕臨崩潰。

莫里森在2020年4月要求調查病毒來源的言論觸怒北京,引爆兩國嚴重的外交摩擦。大陸在同年11月對澳洲葡萄酒課徵高達212.1%的反傾銷稅,讓享受大陸強勁消費力的澳洲酒莊,一夕間由天堂墜入地獄。

懷特在上海定居多年,為旗下傑羅莎酒莊(Jarressa Estate )打造瞄準大陸消費者的銷售網。在2020年中之前,傑羅莎酒莊每年販售至大陸市場的葡萄酒多達700萬瓶,占整體比重超過96%。

對陸紅酒出口 跌到近零

然而自大陸對澳洲葡萄酒課徵高額臨時關稅後,懷特再也沒有在大陸賣出一瓶酒。大陸官方宣稱本地釀酒商指控澳洲對手傾銷,調查後決定實施臨時關稅措施。

傑羅莎酒莊目前有多達數十萬瓶的葡萄酒堆放在澳洲倉庫,等待大陸解除關稅。懷特表示:「關稅對澳洲業者造成沉重打擊。公司有許多待付的款項,大陸的訂單也要安排轉單,關稅讓我們陷入困境。」

數百家澳洲葡萄酒製造商陷入和懷特一樣的困境,他們投入無數心力在大陸開疆闢土,如今面對的是不確定的未來。

根據澳洲葡萄酒協會統計,2020年12月澳洲對大陸的葡萄酒出口值幾乎降至零。2020年全年對大陸出口值大減14%,降至10億澳元(約7.9億美元)左右。

大陸祭出反傾銷稅保護本國業者,阻止便宜的進口紅酒損害當地市場,不過澳洲葡萄酒產業認為,這一切全是因為中澳關係緊張使然。自兩國關係生變以來,不只是葡萄酒,澳洲許多銷往大陸的出口品都面臨阻礙,包括牛肉和木材等。

澳洲為全球第五大葡萄酒出口國,境內有許多全球素負盛名的產區,例如南澳的巴羅莎谷(Barossa Valley),和新南威爾斯的獵人谷(Hunter Valley)。根據澳洲葡萄酒協會數據,葡萄酒產業每年為澳洲經濟貢獻450億澳元(約350億美元)。

在2020年11月之前,大陸是澳洲最大的葡萄酒市場。2019年澳洲超過三分之一的葡萄酒出口至大陸,銷售額達8.4億美元,金額超過美國、英國與加拿大市場合計。

最大市場破滅 產業重傷

部分產業界人士認為,危機可能不會在短時間內解除。澳洲葡萄酒協會的政府關係與外事主管麥克林(Lee McLean)預期,困境或許會持續數年,而不只是數月。即使大陸在不久之後就解除關稅,本次事件也可能對澳洲的葡萄酒產業造成永久改變。

澳洲塔赫比克葡萄酒集團(Tahbilk Group)執行長柏布里克(Alister Purbrick)表示,經過這次教訓,相信澳洲酒莊未來都不敢再倚重大陸或重押單一市場,這是大家從當前困境得到的體悟。

禁止酒駕 飲酒請勿過量

#大陸 #調查 #澳洲 #葡萄酒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