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缺水問題不是今天才發生,蔡政府卻是看天吃飯,火燒屁股才驚覺事態嚴重。結果,王美花明明掛著「經濟部長」職務,卻只能想出挖井取水這類「工程隊頭家」的辦法;連行政院長蘇貞昌都對「祈雨」寄與厚望,暴露出整個行政團隊對如何解除水荒已亂了頭緒,只能「鑿井祈雨」。

台灣是海島型國家,平均年降雨量約2500公釐,約是全球平均值2.8倍,雖然雨水豐沛,但隨著全球氣候異常,缺水問題逐漸嚴重,原因不僅是颱風變少,還包括水庫淤積嚴重、自來水漏水率偏高、水費過低導致浪費成性,這是台灣留不住水的陳年問題。

不僅如此,政府水資源管理政策也有缺失,其中包括長期過度照顧工業、輕忽農業,每逢缺水,都是先暫停農田耕作;然而,農耕用水比起工業用水,是小巫見大巫,但工業用戶卻能在低廉水費基礎上,被政府擺在優先供水地位,絲毫沒有投入廠區用水淨化及再利用的壓力,終而讓缺水問題雪上加霜。

長期以來,政府主管用水的經濟部面對嚴峻旱象,卻都只能停留在信心喊話階段,只會一味呼籲節水,卻始終不願也不敢提出足以逼迫工業省水的鐵腕措施,讓抗旱變成空口說白話的大內宣。

直到現在,王美花不曉得是欠缺專業還是太天真,竟喊話要鑿井取水。試問,單以台積電1家公司,每日至少需15萬公噸水資源,即便它已盡可能重複利用水源,但光是應付這座「護國神山」,是要挖幾口井才夠?

尤其,當農田水利署連「祈雨」這招都拿來應急時,雖然多數台灣人都存有一份敬天的心,但號稱「有政府、會做事」的蘇貞昌,眼見底下人把問題交給老天爺,不發火就罷了,竟還敲邊鼓說:「誠意有時候也要向天表明。」

假若蘇貞昌對神明這麼「有誠意」,當初又為何要欺騙保生大帝(2010年,蘇在台北保安宮宣誓不會第3次選新北市長)?神明若有知,又會如何看待這個政府「不問蒼生、問鬼神」?

與其每次遇到缺水只能心存僥倖,祈求上蒼降雨,政府更該做的是記取教訓,重新盤點、調整水資源管理政策,別讓「鑿井求雨」這類荒謬行徑繼續上演。

#蘇貞昌 #祈雨 #缺水 #長期 #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