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彼岸以檢出蟲害,暫時停止台鳳梨輸入,此岸執政黨政要員對此迅速反應,包括有號召各方加入鳳梨國家隊,展現強烈決心,但卻發現數年前成立的水果國家隊尚在迷航中;亦有向世貿組織提出對岸不公平貿易控訴者,但隨即發現此種控訴恐於理無據;還有動員僑胞購買鳳梨,卻發現台鳳梨根本無法輸美者;撇開政治上的反對者對這些構思的譏嘲及質疑,執政要員強烈決心及奇招妙思的展示及功效,對於組織決策極具啟發。

東漢呂布的決策往往極為決絕,他殺了引領他進入政壇的義父丁原,只為了投靠董卓;在另拜董卓為繼任義父後,又為了紅顏被奪殺了董卓;接著又輾轉投靠不同勢力,輪番的投靠常常押上全部身家,之後又以屢屢背反告終,始終沒能站定基本政治立場,卻又決絕異常,最後被曹操所擒,方展示與曹操共謀天下之企圖,然而曹操在經人提醒呂布與丁、董的過往後,毅然斬了呂布這個三國猛將。呂布武藝精湛,遇事決絕,但前後立場反覆,終於為自己舖出死路。

三國除了有意志決絕、立場反覆的勇將,也有機變百出、坑主敗事的謀士。三國初期袁紹最具實力,有人為袁紹謀劃迎漢獻帝,但袁紹旗下謀士郭圖反對,認為接來天子,動輒便需上書奏聞皇上,服從則權力太小,不服從則違抗皇命,會左右失顧;但郭圖卻看不清如果都無法操控孱弱的漢獻帝、遑論與天下虎狼爭雄,結果漢獻帝被曹操迎回並得以挾天子以令諸侯;袁紹在擊敗公孫瓚後,有人主張休養生息,但郭圖卻主張以強大兵力對曹操展開攻擊,而展開底定北方終局的官渡之戰。

在官渡戰役中,曹操率軍偷襲袁軍在烏巢的糧倉,袁紹方已有謀士看出曹操缺糧,但郭圖無法察覺曹軍行動的深層意義,依舊建議攻擊曹營、拒絕張郃建議的援救糧倉,結果糧倉失守、被派去攻擊曹營的張郃又未攻下曹營,郭圖見其建議失敗,擔心袁紹怪罪自己,便誣告張郃不盡力,導致張郃投降曹操,袁軍土崩瓦解,張郃日後則成為曹魏大將。

袁紹官渡敗後、悲憤而死,未確立繼承人,其子袁譚及袁尚不和,親袁譚的郭圖不識和衷共濟之理、又鼓動袁譚攻擊袁尚,敗陣而回之後,再尋求聯合曹操攻袁尚,最後袁譚又叛曹,終被曹操全滅。種種事態顯示,郭圖未能從深層事理體察當下情勢,故而為袁氏所獻之策,點子雖多,看似計謀百出,卻往往無法實行及生效,只是一步步引導袁氏向死。

回看台灣鳳梨事,黨政要員展示了決心,但是否還要賣鳳梨到對岸,想清楚了嗎?如果要,該怎麼作才是正道?如果不要,其他水果是否要比照辦理?這些根本方向及立場問題,是否真想清楚了?勸國人多吃鳳梨、動員僑胞訂鳳梨、補貼高額運費銷往他國,炫目多彩的點子如此之多,為何大多或無實效、或難長久?到底有多少點子是立基於對農產品內外銷合理佈局的深層理解之上?若再更深層些,到底鳳梨事件是不是反映對岸某種大佈局的試探針及起手式?台灣當家者又希望讓對岸看到什麼?胸中到底多少文墨?抑或盤算糾結的僅是一時的新聞交戰以及臉面光彩。

古今對照,就一般決策事理而論,在組織中,有決心者、點子多者,常受矚目,也易被委與重任;但若是方向不明決心大,則豪氣干雲的決心將成催命符,畢竟屢屢反覆之人只是盲勇,不可用;若是胸中無墨點子多,則滿腹計謀的點子將成水中月,畢竟隨興恣意之策只是佻計,不可行。慎防!

#曹操 #鳳梨 #決心 #點子 #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