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與香港對於在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有不同認知與解讀。對香港社會一部分人而言,既然是兩制,就要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他們希望香港有自己的價值(認同、制度、利益)。有些較為激進者,希望「資本主義香港」與「社會主義中國大陸」有效隔離或分離,使香港擁有「完全的政治實體」或「半政治實體」的獨特地位。

相關主張從「香港價值至上論」、「香港利益至上論」一直到「香港城邦論」、「香港民族自決論」、「香港獨立論」,這些愈來愈激烈的主張,在西方「反共」或「抗中」的國際浪潮下,讓北京加速腳步,更清晰與明確地界定「一國」與「兩制」之間的關係。

站在北京的立場,2017年7月1日,香港回歸20年,習近平在港特別提出對「一國」與「兩制」關係的治港思路,可視其為「底線思維」,即憲法高於基本法,不可只強調「兩制」而忽視「一國」,不可將「高度自治」扭曲為「完全自治」,不容許以「兩制」為名,做出傷害國家安全、縱容製造動亂、攻擊中央權威等行為。

香港一部分人把「一國兩制」拉到誠信與價值面的高度,質疑北京為何違反誠信,干預自治,甚而主張香港人應該有自決的權利。北京則把香港問題拉回到主權與治權的法律層面上,強調凸顯即使是聯邦或有高度自治區的國家,都不容許其成員以自治為名挑戰國家主權與安全。

香港部分人士與北京中央的爭論,其實就是國際法上兩大原則的權利較量,也就是「自決(價值)權」與「主權」,政治上「地方」與「中央」的實力對決。有的國家如加拿大與英國,容許自決權挑戰主權,地方與中央可用公投方式對決,但是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卻是絕不允許主權遭到挑戰,美國歷史上一向如此,西班牙不容許加泰隆尼亞獨立即是明例。

與其說爭論誰對誰錯,不如說誰贏誰輸,誰遭殃、誰獲利。國際法是個弱法,因此,決定權在於哪一方較有實力。冷戰結束後,美國由於國力增強,曾發展出「人權高於主權」的主張,用以干涉他國內政並鼓勵分離主義,但在當事主權國的反撲之下,帶來的必然是動亂或戰爭。

近年來香港動亂的本質,即「自治與主權」的較量,只靠部分香港人是玩不起這種遊戲的,有力量的美國當然在背後扮演著重要角色,帶來的也必然是衝突。習近平的「底線思維」,其實就是一種「主權與安全思維」,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兩制」可互相尊重,但是「香港的價值(自治、人權、自決)」不可破壞「北京的主權與安全」。

這幾年來,華府加強遏制北京,香港成為雙方較勁、比拚的場域,甚而成為橋頭堡。NGO、公民運動、甚至選舉都成為美國可以運用的工具。在這樣的對抗情形下,北京日前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正是「香港的價值」不可破壞「北京的主權與安全」的產物。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安全 #兩制 #香港 #自治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