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聯袂訪問日、韓,與之舉行「2加2」會談,為拜登政府的美、日面對面外交揭開序幕,亦是拜登政府重新團結盟國的具體行動。

布林肯一行首站選擇日本,顯示在日、韓兩大東亞盟國間,日本較南韓為重,亦感受美國與日、韓兩國關係的溫度差。布林肯、奧斯汀與日本首相菅義偉會談時,雙方強調「美日同盟」為印太區域和平、安全與繁榮的基石。此凸顯了與美韓同盟局限於朝鮮半島安全不同,美日同盟不僅為因應日本及周邊局勢,更是美國印太戰略開展及維繫區域秩序的樞杻。

在會後的美、日《共同聲明》中,美國道盡日本想聽的,藉此向日本證明美國總統拜登的「美國回來了」所言不虛。相較於「四方安全對話」(Quad)首腦會談的《共同聲明》對中國一詞隱而不言,美、日「2+2會談」《共同聲明》點名中國表示,美日「反對有損基於規則的國際體系、威嚇他方及損害穩定的行動」。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則強調,中國議題是這次雙邊會談的重心,日本強烈反對中國單方面嘗試改變東海及南海的勢力均衡。

其實在會談前,美國國務院14日即發表題為《重申美日同盟牢不可破》的文件,使日本吃下定心丸。美國表示將與日本共同「對抗中國在亞洲及世界各地的挑釁」,重申釣魚台列嶼為規範美國防衛義務的《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適用對象,美國對日本防衛的參與是絕對的,美國持續反對旨在改變東海現狀,損害日本對釣島「施政權」的片面嘗試。拜登政府展現深化美日同盟的決心,修補因「川普主義」而受損的信賴關係。

美國對日本的保證使日本在東海與中國的拮抗中更具底氣,但菅內閣深知美國的支持不是同意日本在東海放膽衝撞北京,而日本也不會在美、中的「激烈對抗」中請纓上陣,站上「抗中」的最前線,使日中關係再陷困境,因此舉無助於日本的安全及經濟利益。日本外交仍須基於現實,在對中國戒慎恐懼的同時,對美國深謀遠慮,在太平洋的「兩岸」間動態保持平衡。

在拜登重新團結盟國中,再度拉緊東北亞同盟體系,遠較另闢蹊徑擴大並實體化各言爾志的Quad來得務實,何況南韓至今在Quad中缺席,如何尋回南韓,使美日及美韓同盟能轉型一組「三邊同盟」,此應為拜登「亞洲平衡2.0」的關鍵所在。繼日本後,布林肯與奧斯汀重啟時隔近5年的美韓「2加2」會談別具意義。

美國希望南韓參與印太戰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說,美韓同盟為與美國共享民主、法治等價值的同盟,今後美國將與南韓就各種問題緊密協商。南韓認為,蘇利文強調「共享民主與法治的同盟」,意在表明美、韓異於中國,是「民主價值同盟」,南韓須共同施壓北京。

美、中戰略競爭激化,南韓面臨的壓力將越來越大,改善日韓關係加強美、日、韓合作體制為無可避免的課題,與日、韓的「2加2會談」是美、中交手前的「鑼鼓場」。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安全 #拜登 #中國 #美國 #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