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貨膨脹的回歸給投資者帶來挑戰,問題也不斷湧現:債券殖利率的上限在哪?聯準會開始緊縮還是寬鬆?「鮑威爾護盤」(Powell put)是否消失了?通膨伴隨著經濟復甦徘徊,去年下半年債券的平衡通膨率開始上升,美國經濟復甦優於預期,拜登政府實施大規模刺激政策,通膨預期進一步強化,同時又擔心消費者會增加更多支出,因而使一度因疫情而中斷的產能趨於緊繃。面對這些急遽的變化,一個問題立刻浮現:聯準會將採取什麼行動?

傳統上決策者要採取主動,在通膨破壞經濟穩定前或在通膨預期過度根植於所有人心裡之前採取行動,這使聯準會的指引成為值得關注的重要因素。許多人認為聯準會需要迅速調整其貨幣政策以平息通膨的影響。走升的債券殖利率已在測試聯準會。

聯準會最近傳達的訊息保持鴿派,這有很多原因。通膨上升是經濟復甦的跡象,對抗通膨將限制經濟復甦,且與拜登政府實施的通貨再膨脹政策方向相反。聯準會與政府有著默契,就是儘管近期經濟強勁復甦,美國經濟仍需要這些刺激。儘管有強勁的季增長數據,但如果沒有刺激措施,GDP仍可能無法達到危機前的水平,快速的經濟正常化將有助於維持未來幾季表現。而真正實現經濟正常化還需再多些時間,一些擁有大量資產的行業要更長重整時間,疲軟的勞動市場也可能拖累成長。由於通膨可能是過渡性質,改變政策可能還為時過早。主要經濟體的通膨確實上揚,它是經濟走緩產生通縮後的反彈,如要成為結構性通膨,需要消費者的強勁需求與產能短缺,這代表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將超過其產能,目前這差距預期仍為負值,聯準會沒有採取行動的急迫性。

在此期間,決策者將強調債券殖利率上漲反映通膨升溫,而通膨與其他跡象顯示經濟正在改善。我們應該預期這種詞彙將是行動的第一線,因此,「通膨是好事」可能會成為口頭禪。緊縮政策帶來的風險超過部分通膨壓力的風險,因此必須謹慎制定平衡措施。緊縮政策將使整個信貸周期處於危險。信貸是經濟的神經,聯準會在復甦的初期不能冒險這樣做。而寬鬆政策可能會反過來證明通膨加劇,並可能進一步滋生一些資產泡沫。聯準會面臨兩難,爭取時間來確保經濟狀況穩固,可能是最敏感的舉動。聯準會正在測試投資者的耐心。

若債券殖利率的急劇上升衝擊信貸市場,並危及整個經濟體系的資金運作,它將具有破壞性。這將使市場不再把通膨視為經濟持續增長的因素,並將進入大幅修正,將促使聯準會將採取措施以控制殖利率曲線及限制殖利率走高。日本央行具有這種經驗。聯準會還有時間,就像投資者在試探聯準會,聯準會也將考驗投資者的耐心。

#聯準會 #產能 #投資 #經濟復甦 #通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