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走向分離主義路線,離《中華民國憲法》越來越遠的態勢日趨明顯;現已到不知當前形勢危急的地步。面對美國拜登政府與中共的交鋒,在砲火連天不可開交時,民進黨政府所選擇的作法,居然是火上澆油。

在阿拉斯加美中高層官員會談中,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箎已明白拒絕美方涉入台灣、新疆與西藏問題;而美方也決定不再此一問題上糾纏後,外交部發言人居然還說「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主權屬於台灣2350萬人民,也只有台灣人民有權決定台灣的未來。」這樣的作法,是嫌我們現在所處的情況還不夠糟嗎?

民進黨政府真的是視憲法如無物,乾脆直接請蔡英文所任命的大法官出來講清楚。《中華民國憲法》何時同意過,在其所規定的領土主權範圍內,可以表述出另一名為「中華民國台灣」主權範圍限定於台灣的國家?依現行《憲法》規定,中華民國的主權是屬於全體國民吧?按外交部的講法,金門、馬祖和澎湖人就不享有國家的主權了?只能說外交部坐實分裂國土的內亂外患罪。

如果要講清楚,我們今天所面臨在美中之間的窘境、在兩岸之間的困局,不就是民進黨政府自2016年上台後,在兩岸政策上,一直走的是台獨分離主義路線;在外交上,百分之百的緊抱美國大腿,去年美國大選還一廂情願的抱川普大腿;才導致今日左右為難、進退失據的下場。

民進黨選擇台獨分離主義路線,毫無疑問的得罪中共,但卻又同時完全限制了本身在外交政策上的迴旋空間,只能毫無選擇的跟隨美國;但在最後卻又押錯寶,使得拜登政府在根本上對台灣並無好感。

簡言之,這次安克拉治的會談中,美方所以提及台灣之名,在相當程度上,是因為美國本身的利益趨使,而非有愛於台灣;更別提蔡政府一向以來的台獨或兩個中國路線;就連美國現下兩黨一致準備通過的「反中共法案」,其中對台灣的支持,還是在於「不支持台灣參加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

在美方已經受到中共的強大壓力時,台北除了應盡量與美方溝通外,剩下唯一穩妥的作法,應該就是噤聲,姿態蹲低,仔細觀察;而不是再跳出來做呱呱叫的出頭鳥,而且還是會鬧到美國都頭痛的那種鳥。此番來安克拉治的拜登政府官員,從領頭的國務卿布林肯、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到印太資深協調官坎柏,都是從96年3月台海危機、99年7月兩國論危機時走過來的人,絕對是深知台海、兩岸議題的敏感與危險性。

而就在這些人與楊潔箎、王毅等人就雙方關切的經貿、科技乃至台海等相關問題弄得劍拔弩張之際,民進黨政府官員好像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索性再加上台獨議題的一把火,而且這還是一把同時燒到美中兩邊的火。儘管外交部長吳釗燮說,希望跟中國有機會協商,但這樣兩國論的意識形態,面對大陸一貫的九二共識,民進黨政府要拿什麼協商?(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外交部 #美國 #美方 #主權 #民進黨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