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拜登政府上台之後,中美關係仍然不改競爭緊張態勢,尤其是在拜登政府主導下,於3月12日展開了首次美、日、印、澳四邊領袖安全對話,這也讓外界期待亞洲是否會簽訂條約、成立如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的「亞洲小北約」軍事聯盟。但實際上,四邊安全對話已是四國極限,不論是其法律及外交政策,都限制著「亞洲小北約」的真正成立,各國也都不想被一紙條約而拖入戰爭,尤其是美國。

要形成軍事聯盟性質的「亞洲小北約」,日本首先就被其憲法所制約,二戰後,《日本憲法》限制日本自衛隊執行國土防禦以外的軍事活動。日本如果不修憲,日本自衛隊就沒有法律依據,能與他國在境外進行常態化的協防任務。

印度雖史無前例地加入四邊安全對話,但仍堅決奉行「不結盟」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印度與俄羅斯關係仍緊密良好,仍從俄羅斯購買大量武器,在當前美國、北約對抗中俄戰略合作的大背景下,印度很難完全倒向西方。印度加入四邊安全對話、與美日澳舉行馬拉巴爾聯合軍演,更多地是希望在中印邊境問題上獲得更多籌碼與大陸抗衡。

而美國實際上才是長久以來最不想成立「亞洲北約」的國家。曾出任白宮國家安全議會(NSC)亞洲事務主任、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韓裔高級顧問車維德在《高壓攻勢:美國亞洲同盟體系的起源》(Powerplay: The Origins of American Alliance System in Asia)一書中,解釋了美國為何一直不在亞洲建立多邊防衛體系的原因。

車維德指出,美俄冷戰初期,杜魯門政府和艾森豪政府認為,當時東亞親美國家如台灣和韓國雖都反共,但領導人皆為強人政治,制約台韓最好的方式是建立雙邊同盟,而非一個廣泛地區性的多邊機制,讓其無法以反共之名組成盟友對共產國家發動攻擊,把美國拖入下一個世界大戰。

相對其他各國,澳洲則比較沒有各種框框架架約束,但組建第二個北約對其來說,已有前車之鑑的失敗案例,那就是《東南亞條約組織》(SEATO);《東南亞條約組織》由美、英、法、澳、泰、菲、紐西蘭、巴基斯坦組成,但成員國對軍事貢獻極少,於1977年解散。

#亞洲小北約 #美國 #亞洲 #印度 #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