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伊士運河塞船舉世震動,隨著地球暖化、北冰洋冰層融解縮小,跨越北極海路,成了東西方運輸捷徑,加厚船殼貨船不時出沒其間,俄羅斯副總理特魯特涅夫3月31日更趁機推銷北極航道,重申俄羅斯有意將北極航道打造成蘇伊士運河航線的替代方案,以降低運輸成本,中國也積極參與。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特魯特涅夫於今年2月表示,2020年北極航道運輸了3297萬噸貨物,其中1800萬噸是液化天然氣,北冰洋海路可以、而且應該成為俄羅斯最重要運輸大動脈,可以縮短歐洲到亞洲1/3以上海上路程。從挪威到中國青島,航程比蘇伊士運河航線縮短約一半;時間也省了近半。

俄羅斯塔斯社報導,特魯特涅夫這次在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發生後,重提北極航道運送貨物越來越多、可通航時間越來越長。不過,北極航道雖比蘇伊士運河短,但貨櫃船運輸成本卻比蘇伊士運河航道貴30%。他已要求相關部門進行經濟分析,確保北極航道貨物運輸成本低於蘇伊士運河航道。

北極東北航道從中國經西伯利亞沿海到荷蘭鹿特丹只需20天,途經蘇伊士運河則需48天。俄羅斯北極物流中心資料顯示,2016年經由北極東北航道航行的船舶共297艘,同比增加35%。業界預測,隨北冰洋加速消融,往來中俄、中歐航道船舶與沿海各國貿易量,將逐年增加。

2013年,中遠海運集團所屬永盛輪率先航行北極航道後,不斷尋求在北極東北航道專案化、常態化運行,迄今至少有10艘船舶執行14個航次任務。

2014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也積極宣導推動穿越北極圈連接北、西歐中心的貨運航道「冰上絲綢之路」。2018年1月更發布中國《北極政策白皮書》,強調中國是北極事務的「重要利益攸關方」,在地緣上是「近北極國家」,受北極直接影響。同年夏季中國天恩號輪便首次取道北極,抵達荷蘭埃姆斯港。

今年3月初,芬蘭媒體報導,中國2018年曾派團到芬蘭北部北極圈小鎮凱米耶爾維(Kemijarvi)尋求購買或租賃當地機場,作為北極研究機場,遭芬蘭軍方反對,這是中國在北極圈覓地計畫首次曝光。

#北極 #中國 #運輸 #北極航道 #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