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行程表出現馬泰拉這個旅遊景點的時候,其實我是有些意外的,聽都沒聽過的地名甚麼時候已經悄悄排進了義大利的行程裡了?我上網約略查了一下馬泰拉相關資料,有人說它是鬼城,也有人說它是地獄之都,不過相同的說法都因來到這裡要爬很多的階梯然後走很多的路。看著出現在我眼前一張張灰灰黃黃不怎麼討喜的照片,我決定到了馬泰拉的時候,我哪裡都不要逛,一下車就要找一間咖啡廳坐下喝杯咖啡,當然,前提是那裡得要有咖啡廳才行,不然的話,我就路邊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吧!腿傷未癒還拄著拐杖的我想多保留一點體力在接下來的精彩行程,我喜歡彩色的人生,馬泰拉灰白的顏色完全不是我的菜。

「到時候你就自己隨便走一走,然後拍幾張照片讓我瞧瞧吧!」出發前我和親愛的這麼說。畢竟這是跟團旅遊的缺點,喜歡的景點不能照自己的意思待久一點,不喜歡的景點還是得全程走完。 「才不要!我對馬泰拉也沒什麼興趣,我陪妳一起坐下來喝咖啡。」親愛的語出驚人表示著。就這樣,關於馬泰拉的認知我繼續停留在那一片慘澹灰白像極了失敗人生的圖片縮影,尤其離開了風光明媚的阿瑪菲之後,一顆心還緊繫著那美麗曲折的海岸線。馬泰拉?已經去過了天堂誰還會想去地獄呀!

馬泰拉以散布在喀斯特山谷間的石窟SASSI而聞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199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2002年梅爾吉勃遜在這裡拍攝電影「受難記」後,電影宣傳的魅力讓大家開始注意到這個依山鑿建的穴居有點像耶路撒冷的房子,於是馬泰拉悄悄變成了一個觀光景點。不過相較於義大利的其他著名城市,其實不是每一個旅行團都會來馬泰拉的,畢竟它位在不怎麼熱鬧的東南部,如果不是因為下一站的蘑菇村行程太吸引著我,我應該不會也不太可能有機會拜訪它。

「妳要找地方坐下來喝咖啡還是要逛一逛?」下車時,親愛的問著我。開什麼玩笑?當然要好好逛一逛這個山城呀!我完全忘了出發前我說過的話,旅人的敏感直覺讓我想打自己的嘴巴,我沒去過耶路撒冷不能拿二者相比較,但是馬泰拉卻讓我第一眼就愛上了它,沒什麼道理,不過一見鍾情本來就不需要甚麼理由啊!之前被我嫌棄灰灰黃黃的顏色一旦真實的呈現在眼前的時候,卻讓我大大地為之驚艷。沒錯!它本來就是該配這樣的顏色才有它獨特的味道呀!造物主有祂美好的計畫卻被我的無知糟蹋了,站在觀景台前遠眺著堆疊在眼前一幢幢的SASSI,忽然慶幸自己是多麼的幸運能夠站在這裡。

被馬泰拉人稱為SASSI的洞穴石屋,用義大利語來說就是石頭的意思,早期曾經是修士們逃離拜占庭帝國迫害的避難處,但是過往的歷史好像沒有帶來對等的繁華榮景,相反的卻是沉寂沒落。舊城和新城區其實相距只隔短短一條街,儘管新城區有建築新穎的市政廳和其他的裝置藝術可以欣賞,但是大部分的遊客還是會選擇先逛舊城區的SASSI,那正是馬泰拉的精華。雖然舊城區已經只剩半個空城,但是有歷史的教堂或古蹟總是最吸引人的,尤其又加上了故事,就更能留住旅人的腳步。

依著山坡地形穿鑿石灰岩後加一扇木門再開一個小窗,造就一間間簡陋的SASSI,但是通風不良、水源、環境衛生等,卻是SASSI不適合居住的最大問題。半世紀前義大利當地政府為了改善SASSI區居民的生活,於是在穴區旁蓋了新城,沒想到遷城計畫不怎麼成功,有能力的搬離到新城區,流離困苦的依然繼續留在穴居生活,SASSI區徹底變成了貧民窟,也開始和罪惡的深淵畫上等號,那就是馬泰拉被冠上地獄之都或鬼城的由來。還好,當地政府又進行了第二次的整頓,也才有我們現在得以看到的樣貌。

走在石板路上回頭望著Plazza Vittorio Veneto廣場,這裡是馬泰拉的市中心,也是遊客最喜歡聚集的地方,更是新舊城區的交接處,真的很難想像在這裡曾經飽受傳染病、貧窮、飢餓和死亡的威脅,更難以想像曾經被世人遺忘的歲月有多麼的孤寂。

一如歐洲其他國家的舊城區,馬泰拉也不例外,曲曲折折的巷道和石板路是老城不能缺少的元素,山城忽上忽下的坡度考驗著腳力,雖然如此,行走起來卻不覺得費力,每踏上一層階梯都是一個驚喜,每一個轉角也都可以讓人流連忘返。我瘋狂的按著相機,陽光是最好的媒介,那一幢幢曾經被我嫌棄的斑駁破舊的穴屋,意外變成了鏡頭下的主角,那灰灰黃黃不怎麼討喜的顏色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忽然變得不再悲情,甚至鏡頭裡的每一間穴屋彷彿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

我不清楚現今的老城區裡還住有多少人,只能約略的從穴屋外觀猜測著,屋況良好的、門口曬著衣服的、小窗台前種著花花草草的應該都還有人住在屋內,甚至有的穴屋其實已經改裝成民宿、小餐館做起生意了。至於那門框歪了、窗戶殘了、屋瓦吹走了一大片的,應該已是人去樓空的廢棄舊墟。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勇氣走向前去,明明知道屋裡不會有人了,明明一顆心好奇的要命,明明是那麼地想要知道從前在穴屋裡是怎樣過活的,但是忽然覺得雙腳一旦踏了進去,和揭開人家痛處的傷疤沒兩樣,於是我安靜地走過一間又一間的穴屋,有些事好像不需要答案,就像現在這樣...

豔陽下的馬泰拉靜默不語的用一種謙卑的樣貌召喚著旅人一步步地走近它,只有靠近它才可以真實的感受著經過歲月累積後的風華,雖然它已經以重生的姿態喚醒世人對它的記憶,但還稱不上是熱門旅遊景點,相對也沒有遊客如織在這裡喧嚷著。這正是我要的感覺,可以安靜地貼近著它,享受著與世隔絕的片刻寧靜,離開人擠人的羅馬、卡布里島、阿瑪菲之後,已經許久沒有和自己的心好好對話了,在這裡居然莫名地又連上了線。

「累了嗎?」親愛的有點擔心我,我搖著頭,露出幸福滿足的微笑。好險!我差點因為愚昧而錯過了這精采絕倫的山城!很多時候我們常常都輕看了許多人、事、物,在馬泰拉我學會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值得我們去尊重,在馬泰拉我重新感受到生命悸動的美,原來人生不一定要絢爛才是美麗,少了璀璨的光芒,不經意的平凡也是另外一種美。

時間曾經在馬泰拉做了短暫的停留歇息,它卻用一種無聲無息的方式,讓生命的活水繼續在這裡不斷湧流。

回到台灣後,在電視某一個頻道看到了耶路撒冷的新聞,從前或許只是不經意的一瞥,這一次卻深深吸引我的眼光,我專注的看著那一幢幢依山而建很像馬泰拉的房子,關於馬泰拉的回憶剎那間緊緊將我環抱著,那美好的一天要我如何忘得掉呢!

#泰拉 #親愛 #Sassi #時候 #馬泰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