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他最新發表《破浪啟程》一書,表示國民黨的兩岸論述是「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並要以「九二共識」為基礎提出「九二共識Plus」。以《中華民國憲法》為基礎建立兩岸政治連結,是江主席對九二共識問題的最新表態,至於Plus為何,仍然留白。

與大陸對等關係的保障

回到《中華民國憲法》,代表遵憲守法本是政黨與政治人物應有之義,在台灣卻成為國民黨國家定位的主軸,說起來也是憲法的悲哀。但對這個成立於大陸,制定並捍衛《中華民國憲法》已超過70年的百年大黨而言,這只是基本責任。國民黨即使在野,仍應對三個問題有清楚的認知:第一,《中華民國憲法》與中國的關係。第二,《中華民國憲法》與台灣的關係。第三,「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與當前國際局勢的關係。

先談應然,既然國民黨回到《中華民國憲法》,不妨先從《中華民國憲法》的制定與創生思考以上三個問題。首先,《中華民國憲法》制定過程中,中共雖然抵制1946年底的制憲會議,卻參加了年初的「政治協商會議」,並對如何制定《中華民國憲法》提出主張,也獲得若干採納。中共於1949年控制全大陸,國民黨政府敗退台灣,毛澤東決定更改國號,建立新的政權,固然擺脫了《中華民國憲法》,卻失去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正當性的地位。也就是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背叛中華民國,那麼,就無權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的有效性,這也是國民黨「認定」中共接受一中各表的依據。

《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這部憲法是在國家統一狀態中所完成,自然有權力主張大陸屬於中華民國主權範圍,卻不可能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涵蓋台澎金馬,所以九二共識的精神除了一中更有各表。此外,在憲法增修條文中亦有「國家統一前」字眼,表示目前中華民國承認國家處於分裂狀態,中國大陸是屬於治權未及的領土,不存在「一中一台」的兩國關係。九二共識的精神在求同存異,大陸至今仍承認九二共識,至少是維持某種對等關係。《中華民國憲法》就是這種對等關係的保障,國民黨應該說明清楚。

就制憲過程而論,台灣分配有18名制憲國大代表名額,也到了南京參與制憲,其中有區域、婦女、原住民、農漁業、工會、商業、僑選代表等各界人士。主席團主席48人,台灣代表黃國書也名列其中。《中華民國憲法》的制定,有台灣人民的參與,在台灣的地位不容否定,更不能以1949年來割裂中華民國歷史。

同樣地,當初制憲時除台灣代表外還有來自全中國各地(包括蒙古、西藏、東北等)的制憲代表,也反映《中華民國憲法》是一部「一中憲法」的意義。只要沒有更改國號,沒有重新確立疆域,沒有除去「國家統一」或宣布「第二共和」放棄大陸主權,《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一中憲法,這也正是獨派希望透過修憲變成「正常國家」的原因。

爭取國內外民意的支持

作為在野黨,國民黨或許不必扮演兩岸關係煞車皮角色,不必封殺民進黨提出關於國家定位的修憲案。但國民黨自己應該清醒,國民黨主導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是代表全中國的憲法,目前僅適用於台灣地區,但有朝一日要回到大陸實行於全中國。

自從川普大打台灣牌,不斷挑戰中國大陸的底線,將台灣推上火線,原本各方寄望老成持重的拜登能緩和兩岸緊張的局勢,但是拜登延續川普對中路線,而且更為周延綿密的布局,不但沒有降低台海風險,反而在模糊的承諾下,要求台灣承擔更多的軍事分擔與風險。兩強對峙下,中美台大三角已經失衡,台灣的戰略主動性越來越低,美國也明顯偏向民進黨,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可能性也越來越高。國民黨基於憲法的九二共識,對於大陸和美國方面是否被接受目前還看不出來,但國民黨堅持《中華民國憲法》,方可彰顯兩岸政策民主、務實、和平與永續的一面,爭取國內外民意的支持。

國民黨兩岸論述重新回到憲法的高度是對的,但是其中還有許多理論突破、戰略運作與敘述釐清的地方。國民黨似已漸漸走出敗選的陰影,不再拿香跟拜,不論是誰當選黨主席,兩岸論述都是無法迴避的難題,只有不斷地集思廣益,不斷完善,才有死起回生、重生涅槃的機會。

#大陸 #中華民國憲法 #制定 #國民黨 #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