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魯鄭是旅居法國的中國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中西政治制度比較、國際關係、兩岸關係等,曾為BBC、《求是》、《紅旗文稿》等媒體撰稿。

中國近年「戰狼外交」風格,引發國際社會不少討論。宋魯鄭在大陸「觀察者網」以〈戰狼外交是西方遏制中國的手段之一,我們切不可掉入話語陷阱〉為題發文指出,中美關係的倒退不在於戰狼外交,其根源在於中國實力的上升,在軟硬實力發展上讓美國感受到威脅。

宋魯鄭認為,面對西方的攻擊,中國的回擊也越來越直接坦率,但這並不是西方給中國扣上「戰狼外交」這頂帽子的理由。就本質來講,西方炮製的「戰狼外交」,不過是它們遏制中國戰略的一部分。

宋魯鄭表示,對中美關係的嚴重倒退,其中比較主流觀點是中美存在戰略誤判。美國認為中國要挑戰和顛覆自己的全球霸主地位,要取而代之。我個人認為,中美雙方並不存在戰略誤判,或者說即使有戰略誤判,也不是影響中美關係的根本原因。根源在於中國的實力。

他指出,在美國看來,中國意圖不重要,實力才是根本原因;中國的發展客觀上對美國的霸權造成一定威脅。這種威脅不僅體現在硬實力上,也體現在軟實力上,更包括西方的生活方式。

他說,美西方在全球的霸權依賴軍事和價值觀,但其支撐是三根支柱:一是工業產品的製造能力。過去只有西方可輕易謀取產業鏈任一環節的壟斷性利潤。但隨著全球化深入與中國發展,這些優勢幾乎蕩然無存。這次新冠疫情,中國以強大生產、研發能力向全球提供醫療物資,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西方則自顧不暇。

二是國際資本的壟斷權。過去只有西方有能力對外貸款。但現在中國的貸款能力超過世界銀行,而且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三是原材料訂價權。過去西方對主要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原材料享有定價權,並長期保持低進(低價進口原材料)高出(高價出售工業產品)優勢。但現在基本是中國賣什麼,什麼就便宜,相當於中國變相主導全球產品的價格。

宋魯鄭還稱,中國的崛起還直接導致歐美中產階級萎縮成為絕對少數。西方「民主」制度是建立在中產階級為主體的基礎之上,一旦中產階級萎縮,這個制度存廢就成嚴重問題。中國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但在西方刻意抹黑下,卻成為主要的責任者。

#宋魯鄭 #美國 #中國 #威脅 #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