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經濟面而言,3月全球股市出現分化,成熟市場上漲,新興市場下跌。雖然美債利率延續上行趨勢,但是主要成熟市場波動緩解,歐美股市也創下新高。美國總統拜登宣布2兆美元的基建計畫,同時也宣布加稅計畫,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前景看好,進一步推動美股上行。

中國方面,宏觀數據顯示景氣度回升,3月中國官方製造業PMI為51.9,較上個月回升1.3個百分點,生產指數和新訂單指數分別為53.9和53.6,較前月回升2.4和1.5個百分點,當前供需情況基本相符。

另外,以美元計價,中國1~2月出口年增60.6%,2020、2021的兩年平均增速也高達15.2%。疫情後,中國製造業在美歐日占比均進一步提升,由於新興市場國家疫苗注射進度偏慢,年內全球製造業難以恢復到正常狀態,中國製造業有望保持優勢。中國出口增長較高的年份,如2006、2010、2013、2014和2017,經濟增長都不差,預期中國經濟可保持動能。

不過,中國3月PPI年增達4.4%,屬2018年7月最高,和上月相比上漲1.6%,為2002年以來最高。PPI的加速上行主要是基數效應和上游大宗商品漲價所致。2020年5月PPI生產資料已觸底回升,但向下游傳導漲價並不充份,企業盈利能力未來可能分化。

目前中國企業盈利整體上調,2021年1~2月工業企業利潤年增率為179%,若以2019年為基數,2020、2021兩年的複合增長31.2%,除基數效應外,量(工業增加值兩年複合增長8.1%)、價(PPI回升)、利潤率改善都推動工業企業利潤增長。

A股上市公司第一季業績預告也普遍增長,反映出終端需求如新能源車、半導體、製造業等表現良好。

但宏觀穩健及盈利預期上修未能令A股上漲,因為市場擔心流動性趨緊的估值壓力。從歷史經驗來看,通膨升高、貨幣緊縮的宏觀組合下,市場往往會有估值下移壓力,如2010~2011年、2016~2017年,以及中美摩擦的2018年。

招商證券測算,2021年1月中國超額流動性負增長,2月保持0附近,因此預期2021年社融增速將會回落。不過中國債務是GDP的270%,若按照中國目前貸款利率5~6%,一年付息支出占名義GDP的13%。

貨幣政策傾向有序調整以規避利率過高的債務償付壓力,未來重心應該在解決社會融資成本與經濟增長不匹配的問題。

2021年流動性較上年邊際收緊,市場面臨估值向下、基本面向上的組合,預期股市有結構性機會,如:疫苗施打後服務業可能出現復甦、全球經濟回暖持續帶動中國出口產業的增長等,不過需關注上游原材料上漲對中下游利潤率擠壓風險。

中國經濟復甦程度較高,甚至已超過疫情前的水準。疫苗的注射已經在全球逐漸展開,使投資人預期經濟回到正軌,債券殖利率回升壓抑到股市預期回報率,導致股市拉回修正。預期A股進入上升周期的末段,波動將會加劇。

「十四五規劃」以「雙循環」為主軸,以「新基建」為動能,以區域協調發展為思路,並以產業自主創新為目標的核心政策。因此。相關題材類股值得投資人多留意。科技創新、擴大內需及綠色發展,相關行業的成長機遇值得關注。

#回升 #中國 #宏觀 #增長 #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