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稱,中國針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政策構成種族滅絕。但美國期刊《外交政策》卻指出,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辦公室認定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人實施監禁和強迫勞動,但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是種族滅絕。

就在同一時間,歐洲議會的外交委員會主席David McAllister(德國籍),人權小組主席Maria Arena(比利時籍),以及外國干預特別小組主席Raphael Glucksmann(法國籍)針對新疆提出人權指控,並對中國的反制裁措施發表聲明,他們強調歐盟有權針對全球人權議題進行監督,而對於中國的反制裁,則認為這將危及歐洲的「民主生活」。

換言之,他們自認為歐盟有權監督他國的人權,並提出批判與制裁;但被監督的國家卻無權反制。這是典型的「西方優越論」,自認正確無誤,卻拒不接受其他民族與國家可以平等相待、平起平坐。歐洲議會認為它的人權標準是普世的,高過其他地區和人民的人權標準。這實在是很奇怪的邏輯。

為什麼只有歐盟代表「普世價值」?為什麼西方的標準至高無上,而其他非西方國家卻反是呢?難道人權標準只有歐盟說的才算,其他世界卻不值一顧?這豈不是否定文化的多元價值?從一戰迄今,歐洲戰禍頻仍,死傷枕藉,對全球為患至烈,遺禍至深;但它卻不思反省,反而認為自己的「民主生活」高高在上,而且有權監督全球各國人權議題,卻絕不容其他人反制與挑戰。

至於那些證據力不足的人權指控,難道就不需要經過事實的檢驗嗎?這是不是違背了自由民主所強調的正當程序與法治原則?這也正是長年以來歐美實施干預主義(interventionism)政策,頤使氣指,遂行己意,卻備受世人責難的困境所在。

以近年來「大中東地區」(包括北非、中東和中亞等地)的難民問題為例,由於美國堅持干預主義政策和戰爭侵略行動,導致嚴重的人員傷亡,多達數百萬人的難民湧進土耳其、約旦和歐洲各國,造成嚴重的難民危機。對此,德國總理梅克爾主張人道主義,並善待難民,卻引發德國國內反對派與一些歐洲國家(如匈牙利)的強烈反彈。至於英國,乾脆選擇脫歐,拒絕分擔任何難民配額和國際責任。這是不折不扣的自私自利、偽善卸責。

從1990年代起,美歐推動的顏色革命與干預行動大多是失敗的,而且帶來了更多它所譴責的人權侵犯與人道災難,其中尤以波士尼亞、科索沃、利比亞、埃及和烏克蘭為甚。

美國在上一屆民主黨執政期間,由希拉蕊擔任國務卿,她堅持推動干預主義政策,並支持利比亞反抗軍推倒強人格達費。但是,雖然威權體制瓦解了,美國卻因無法控制反抗軍而招致絕殺的厄運,結果造成美國大使和外交官不幸犧牲生命!

由此可見,歐美的人權外交與干涉主義措施既不符合自身利益,也未能體現人道主義精神。最後卻是治絲益棼,害人誤己,而且一敗塗地!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難民 #中國 #美國 #人權 #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