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鄭運鵬日前爆料,日台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泉裕泰在名片上加註「大使」二字,意味著台日關係再度升級。對此,曾借調外交部任職的國民黨副祕書長黃奎博表示,這都是「超譯」,不要讓太多的想像模糊了我國外交的圖像和困境。

黃奎博表示,總部在東京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負責日本政府對台事務,其台北事務所代表一職,常由擔任過日本駐外大使的現任或卸任官員出任,以最近10年為例,今井正、樽井澄夫、沼田幹夫,及現任的泉裕泰都曾擔任過大使。

黃奎博指出,日本從1972年9月片面與中華民國斷交後,便嚴守「一中」的政治與法律架構,雖有釣魚台列嶼主權爭議等暫時無法解決的問題,但兩國官方交流頻繁,只是交流就像台美官方互動一樣,始終有個「難以突破、不好說的限制」。

但黃奎博表示,泉裕泰抵台履新前擔任過日本駐孟加拉人民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稱他「大使」並不為過,因為當代外交實務與慣例是「一日大使終身大使」。因此,泉裕泰在台灣的正式職銜雖然正如他名片上印的「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但要在名片加註「大使」,是他本來就有的權利。

黃奎博說,若因此認為加註「大使」,就是台日關係的突破,恐怕過於一廂情願。

輔大日文系特聘教授何思慎則表示,不僅泉裕泰名片加註「大使」一事並沒有明顯的外交突破意涵,本月中旬的美日聯合聲明也僅重申對台海和平穩定的關切,希望兩岸對話以和平解決問題,並未說明台海有事時,美、日兩國將如何因應,更不代表台灣與日本關係的提升,希望台灣的「大內宣」可以休矣。

#台北 #大使 #事務 #名片 #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