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地區的音樂劇發展,要屬韓國最為完整,可為借鏡,在疫情前,每年在首爾的大學路上,有萬場音樂劇上演,過去長年在世界各地欣賞不同風格音樂劇的製作人雷輝表示,「音樂劇若發展得好,可以是國家文化的基石,演員集結歌唱、演戲和跳舞能力於一身,是表演者很好的訓練。」

雷輝的本業是科技業,本於對音樂的喜好,近年開始嘗試製作音樂劇,如綠光劇團的《再會吧!北投》,就是他花費許多時間的作品。他表示,音樂劇是西方歌劇的延伸,「歌劇以較為傳統的方式描述一個故事,音樂劇(如百老匯)希望能帶有一些娛樂特質、好看的舞蹈以及煽情音樂、好聽的旋律等,介於流行音樂和古典音樂之間,還可以融入生活元素,更接近現實生活。」

雷輝表示,音樂劇能帶給觀眾歡樂和感動的元素,還能訓練演員不同的表演技能,幕後工作如編劇、編曲都是很好的訓練。

雷輝觀察,音樂劇想從作品走向產業,必須從小規模做起,「韓國之所以成功,是靠小型音樂劇開始培養人才,然後一步步放大到成為韓國影視產業的根基。紐約的百老匯也有分不同的規模,有小型演出和大型演出,不是一蹴可成。」

雷輝表示,20年前,韓國和台灣一樣,正在摸索音樂劇,「現在已經有一定的規模,韓國的影星幾乎都是從音樂劇訓練出來的,有歌唱、跳舞和演戲,另外,韓國音樂劇的編劇也非常專業,能有完整的故事,可以說是為整體文化產業打下最根本的基礎。」

雷輝表示,台灣已有成熟的表演人才,但欠缺基礎建設,「目前好像每個創作,都得要上國家戲劇院,但其實創作有很多面向,可以從小劇場做起,了解觀眾想要什麼,累積了能量之後,就能再更進一步。」

從1980年代作曲家李泰祥的音樂劇作品《棋王》開始,台灣陸續有音樂時代、綠光劇團,果陀劇場、躍演劇團、瘋戲樂、刺點創作工坊、C MUSICAL、唱歌集音樂劇場等團隊,打造具有各自特色的台產音樂劇,實驗出新可能。

唱歌集音樂劇場團長詹喆君表示,她期許音樂劇能和觀眾多多交流,因此團隊的作品,主要以身邊人的生活題材為主,如近期探討音樂劇現象的《大家都想做音樂劇!》、《我家大姊0空窗》等作,

刺點創作工坊藝術總監高天恒表示,他最初在製作音樂劇時,曾思考過要演出原創音樂劇還是買版權音樂劇,「那時考量到經費,開始嘗試做原創音樂劇,劇情內容也以身邊人故事為主,而且是以喜劇為基調,希望能和大眾溝通。」

高天恒表示,近期他也開始嘗試製作給兒童欣賞的音樂劇,「我們試著了解現代的孩子需要吸收什麼樣的觀點,和我們小時候又有哪些不一樣,作品的概念都希望能讓大家看得輕鬆。」

#作品 #音樂劇 #故事 #劇場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