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兩會前夕,傳出大陸領導人習近平黨內談話視頻,提到「東升西降」一詞,立刻廣為流傳,也引起世界矚目,但台灣似乎覺得事不關己,甚至認為是大陸在自吹自擂。無論東升西降是大勢所趨,或中共膨風,都會對台灣前途產生深刻影響,實有深究的必要。

東西實力消長的觀察點

何謂東升西降?根據大陸網站的敘述,是習近平對於國際形勢未來發展的判斷,認為中美戰略博弈中,美國是中國發展和安全的主要威脅。習所指涉的東西實力消長,主要是歸納大陸與美國在疫情控制與經濟恢復上所展現治理能力,可以發現「東升西降」的趨勢。

如何認知東升西降,可以從3個面向觀察。第一,東升西降是既成事實還是未來趨勢?大陸外交部的戰狼外交與網路上的愛國言論,似乎把東升西降當成已實現的現狀,認為「東風壓倒西風」。但解讀習近平的談話及大陸學者的看法,東升西降應該是對於未來國際局勢的判斷而非現實,再者也未必是東風壓倒西風,而是習近平在兩會所說的「平視」世界的底氣。嚴格說來,東升西降是指隨著中國快速復興的態勢與美國國力的衰退,出現有利於己發展的世界局勢,中國有自信面對西方,尤其是來自美國的挑戰。

第二個觀察是這個趨勢是長期還是短期,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還需要繼續演進方能確知。例如在政治上,黨國體制在國家建構、引導經濟發展乃至像新冠疫情這種「戰時動員」上,都發揮了極大的優越性,但在處理日漸多元複雜的社會需求、生活品質的提升與創新發展所需的多元思考能力等,中共體制的可持續性與自我修正能力就受到質疑;美國民主雖然選出川普這樣的民粹領袖,但深厚的民主素養與法治精神,要出現像希特勒這種摧毀民主體制的獨裁者,或是發生一場民主內戰,是難以想像的。美國經歷過許多次國家分裂與國力衰退危機,但透過爭辯、反省、創新與整體國家實力的運用,一次又一次重振起來,就此斷論美國來到帝國餘暉未免草率。

第三觀察點是雙方實力差距:以購買力GDP論,中國已經超越美國,以名目GDP而論,預估不出10年就可以趕上,但以人均GDP論,離美國還很遙遠。中國已經是一個大國,但還不是富國。國防實力快速增長,但與鄰國有很多領土糾紛,新疆、西藏情勢也不夠穩定。金融實力、國際影響力、話語權及文化軟實力仍不及美國。俗話說:「餓死的駱駝比馬大」,美國雖然負債累累,威信大不如前,但在盟友間的號召力還是有。

台灣別做帝國的陪葬品

東升西降是歷史趨勢,但有以下幾點需要注意:第一,中美雙方如果都抱持戰略定力,不犯低級錯誤,中美大國博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美國在經濟體量上超越英國半世紀之後,才真正取而代之成為霸主,美蘇冷戰也對峙了50餘年,最後以蘇聯自身瓦解而告終。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文化深厚、體量龐大的國家,復興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一旦站穩腳跟,要打敗她也絕非易事。

再者,中美之間不會是零和鬥爭,經過數十年來深刻的全球化,國際關係出現複合相互依存現象,產業鏈環環相扣,要和全世界最大的製造國,又是最大市場的中國脫勾,卻不傷害自身利益,令人難以想像。何況21世紀的世界,除了地緣政治、意識形態、科技競賽、經濟利益等等矛盾外,還有許許多多的議題都需要大國合作,例如疫情控制、氣候變遷、跨國犯罪、金融穩定等,都需要國際治理的介入。

英國歷史學家弗格森在〈台灣危機標誌著美國帝國終結〉一文,以1956年英國的蘇伊士運河危機為喻,稱美國若是在台灣危機中失敗,就等同美國帝國的終結。在他看來,決定東升西降誰主沉浮,要看誰掌有台灣。台灣雖然是中美競爭關鍵因素,但這篇文章過於簡化大國興衰的原因。

台灣雖小,但可以決定中國的海洋實力,也決定美國在東北亞的利益,是可能改變世界命運的樞紐,不必輕看自己,而淪為乞求保護的棄婦,無論東升西降還是西升東降,台灣永遠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而非帝國的陪葬品。

#中美 #中國 #美國 #實力 #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