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半導體產能嚴重短缺,供不應求情況恐延續到2023年,歐盟雖然與22個成員國及意法半導體、英飛凌、恩智浦、艾司摩爾(ASML)等合組半導體聯盟,但由政府主導設立晶圓廠雖符合地緣政治要件,但在自由主義思想根深柢固的歐洲來說,就算拉攏美國或亞洲半導體廠去歐洲設立晶圓代工廠,等於是拿了歐盟的補貼,卻把多數產能拿來替歐洲以外的客戶代工,晶圓廠留在歐洲幫助不大。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故事以台灣為主題,指出在美國及中國的兩強國家衝突升級下,台灣已成為全球最危險的地方,而台灣半導體產業掌握全球經濟命脈,台積電是全球最有價值的晶圓代工廠,生產84%最先進晶片,一旦台積電停產也代表全球電子業斷鏈。

在此一情況下,半導體產能已成為全球地緣政治下必爭之地,台積電、三星、英特爾等三大廠已在中國及美國設廠,不過只有英特爾在歐洲有晶圓廠,歐盟希望說服台積電及三星到歐洲設廠,但除了給予資金補貼,其它相關的設備材料配套,以及如何確立新的商業營運模式等,仍無法提出具體計畫。

包括英特爾、台積電、三星電子等全球三大半導體廠都是公開發行企業,到歐洲設立先進製程晶圓廠若無法獲利,著實無法對龐大股東有所交代。

事實上,歐洲在工業革命之後,自由主義思想早已根深柢固,自由市場競爭已是歐洲企業文化特色。歐盟主導成立半導體聯盟,想要把晶圓產能留在歐洲境內,但在地緣政治風險下,歐盟雖然想跟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卻又不想直接得罪中國,如今想要吸引英特爾、台積電、三星到歐洲設廠,但歐盟又要求擁有主導權,天秤的兩端孰輕孰重,很難找到平衡點。

英飛凌執行長Reinhard Ploss先前就質疑歐盟要投資2奈米晶圓計畫並無法解決歐洲晶片供應問題。歐盟市場早已不是智慧型手機、個人電腦等3C產品生產重鎮,汽車製造仍在全球擁有舉足輕重位置,歐洲半導體三巨頭近年來主攻車用晶片,但車用晶片並不需要用到最先進製程。

ASML執行長Peter Wennink也點出歐盟成立半導體聯盟,應該要找出正確的市場定位,並表示在地緣政治風險下,美國對中國實施出口禁令進行防堵,歐盟若也跟進,等於是逼中國加快科技自主,一旦中國被逼急,不出15年光景,中國就什麼都可以自己做。

對歐洲而言,中國仍是全球最大的關鍵市場,對中國管制太過,反而會對歐洲企業造成傷害,時間一久,中國就不會再依賴歐洲供應商。

#中國 #三星 #產能 #台積電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