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實踐生產、生活、生態的三生農業,並兼顧環保、教育、治安與經濟發展且關注生命,進而打造一座宜居幸福城市,是縣市長念茲在茲的抱負,即日起本報將在每周二推出《城市幸福力》專題饗宴讀者,一窺百里侯施政理念。

衡量一個國家是否成功,世界已興起「走出GDP」浪潮,轉向創造人民幸福感。而台灣的6都、13縣、3市,因生活型態各異,各縣市如何以人為本,創造獨一無二的特色,在拚經濟之外,透過教育、醫療、交通、環保、城市風貌等層面,建構在地居民的光榮感、塑造城市幸福力,儼然已成為縣市首長最重要課題。

過去被用來判斷經濟好壞的指標「國內生產毛額(GDP)」,總為人詬病充滿各類缺失。以美國為例,儘管GDP有成長,卻掩蓋了某些地區一群被遺忘的人,他們生活可能變得更糟糕。麻省理工學院學者夏默(Otto Scharmer)就曾指出,人們誤以為GDP越高越好,可解決一切問題,但經濟高成長,不代表幸福感也高,呼籲應以更完整的永續指標或矩陣來呈現民眾的幸福水平。

經濟高成長 不代表幸福感高

具體而言,以GDP來衡量經濟成長,最大的問題是假設數值愈大愈好,但研究顯示,對於已開發國家,GDP數值愈高,不代表人民愈幸福。

這樣的論述,在近年來,包括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立茲、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中心主任薩克斯等人,均檢討傳統GDP指標的缺失,呼籲各界包括政府、智庫應改變僅以傳統GDP單一指標來衡量經濟。

完善社福環境 營造城市魅力

這樣的論點,在今年3月20日聯合國於國際幸福日所發布的《全球幸福報告》也可看見。今年的報告顯示出,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1年後的時候,在富裕國家裡頭,疫情爆發前他們的幸福指數,是隨著年齡呈現U型變化,也就是社會新鮮人相對快樂,到了中年變鬱悶,直到跨過半百後又開始逐漸感到快樂。

但疫情爆發後,過去本來就自覺快樂的年長者,卻比起以前是更快樂,研判主要原因,有可能是這群人在面臨全球疫情災難後,認為躲過疫情的自己比以前更健康,因而在心情上更顯正向。換言之,幸福的多寡,與經濟的好壞並非呈現絕對的正比。而城市追求進步,脫離不了三個主要面向,分別是滿足人的基本需求、提供充沛的社會福利,創造人民自我實踐的機會。這意味著在追求經濟發達的同時,行政部門有責任探究人民對於追求美好生活,有哪些切身需求及期待,讓每一分行政資源,都能帶動城市與人民的一同向上提升。

例如,面對少子化危機,儘管主導國家人口發展政策的權責機關在於國發會,但對地方政府而言,或可從改善職場環境著手。

觀察職場上對於女性上班族生育的態度,其實不算友善,這確實導致少子化的態勢愈來愈嚴重,無論是哺集乳,或是請產假、育嬰留停假等等,屢屢傳出遭刁難的狀況。作為地方父母官,除了要提升好的發展環境,更應進一步照顧健康的身心,讓城市能朝女性友善的方向發展。

質言之,每一座城市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在此獨特的基礎上持續進步、精益求精,強化城市特色,找出幸福魅力,居民的幸福感必將日漸增長,並朝向偉大城市之路逐步邁進。

#經濟 #幸福 #特色 #代表 #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