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執委會暫停中歐投資協定相關活動。圖為2020年12月30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德國、法國、歐盟領導人舉行視頻會晤, 共同宣佈如期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新華社)
歐盟執委會暫停中歐投資協定相關活動。圖為2020年12月30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德國、法國、歐盟領導人舉行視頻會晤, 共同宣佈如期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新華社)

中國與歐洲在近期雙方外交經濟關係惡化下,歐盟執委會爭取批准中歐投資協定最新傳出實際已中止。對此大陸學者認為,中國的經濟結構更像青壯年,相比歐洲經濟結構較老化,加上從中歐投資協定內容裡,可以看到更多是歐洲方面對中國市場的需求,好搭上經濟發展快車,如中歐投資協定進度真的延遲,「最大遺憾應該在歐洲」。

對歐盟最新態度與作法,中國外交部尚無正式回應。但在3月歐洲議會決定取消《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審議會議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曾在記者會上強調,中歐投資協定不是一方給予另一方的恩賜,是互利互惠的。

對中國衝擊有限

大陸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首席研究員蘇培科表示,目前中國的內循環與產業的轉型升級都做得不錯,雖然有部分不足,但從經濟數據與高新產業崛起可看到未來更亮麗,認為經濟表現可能會因中歐投資協定趨緩而影響,但整體衝擊有限、不需過度放大。

蘇培科也指出,歐洲態度立場與美國對中國經濟採抑制措施不同,即便短期跟著美國步伐,但並不是同一層次,樂觀看待在經濟利益需求下,中歐還是會朝向合作方向,呼籲屏除政治因素,深度合作對中國或歐洲都是利多。

中國與歐洲近期因新疆棉等事件激起雙方的經濟制裁衝突,更擴大影響到中歐投資協定在歐盟的審查進展。歐盟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5日表示,雙方外交關係惡化下,歐盟執委會爭取批准協定行動實際上已中止。

歐盟內部有歧見

蘇培科認為,客觀看歐州經濟體偏向老化,中國則相對在青壯年階段,同時中歐投資協定的核心內容大部分是歐洲要求中國。同時歐洲資本或企業也想進入中國搭上發展快車,但如果綁上政治訊號或其他因素的話,最大遺憾應該是歐洲。

此外,蘇培科表示據他所了解,歐盟內部對放緩審查投資協定也是有意見的,畢竟內部會員國各有立場與經濟需求。另從近日印度等情形來看,顯示全球要擺脫疫情還有一段路要走,更凸顯各國疫後經濟復甦要弱化政治影響,採取經濟攜手而非互相傷害。

#中國 #歐盟 #經濟 #歐洲 #歐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