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樹龍為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國際關係)博士,曾在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從事研究工作11年,是大陸國際關係學界美國問題、台灣問題研究領域著名學者。現職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國家發展與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長。

楚樹龍近日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題為「當前國際形勢及中國外交」,談及中國當前的外交戰略及外交形勢,他認為,現在和今後一、二十年如何應對美國對中國的打壓、制約、威脅是中國最大的外交問題和外部挑戰。而應對這一問題根本的依靠是保持大陸經濟、科技、教育發展態勢,擴大國內消費和市場,提升中國科技和教育水平。

中國外交將主要依靠俄羅斯和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發展中國家,國際環境、對外關係長期會存在問題、困難和風險,但在台灣、南海、東海出現重大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在中美關係方面,楚樹龍指出,自1971年以來的50年,美國對華戰略是接觸和防範中國;但自去年3月美國疫情嚴重以來,美國對華戰略出現了根本性變化,由接觸轉向遏制,反華、遏華。拜登政府對華戰略具有多數領域對抗遏制中國、局部接觸、有限合作;將在多方面與中國競爭,甚至對抗,但不拒絕在氣候變化、軍控裁軍、地區問題等少數領域與中國進行有限的接觸與合作。

楚樹龍認為,拜登執政後中國會盡力維持中美基本關係,今後一、二十年中美將在科技、軍事、教育等領域競爭,在香港、新疆、台灣、南海問題等方面則以鬥爭為主。但由於中國軍事實力提升,雙方發生大規模衝突的概率較低。

在全球化、全球產業鏈、價值鏈發展變化趨勢方面,現在美國、歐洲、日本、印度、中國都在試圖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世界生產鏈、產業鏈、價值鏈現狀,打造有利於自己的較為獨立自主的鏈條。因此,在國防、高科技等方面脫鉤、重組是必然趨勢;但在一般技術、勞動密集型等一般生產方面美國及西方沒有條件、沒有能力改變世界產業鏈。

#美國 #中國 #華戰略 #產業鏈 #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