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因中美貿易戰而陸續回流的台商資金,能得到更優質的財管服務,金管會積極推動財富管理2.0的高端理財,並自去年底發出第一批執照,今年還將再發出第二批、第三批,台灣的高端財管業務已然全面啟動。

不過,銀行高端理財業務在台灣的發展,能否達到主管機關原先預期的效果,還有不少挑戰得克服,不少高端客戶建議,不只吸引高端人才來台的稅制優惠,甚至在匯率上的管制,也必須放手更多。

在高端理財的商品群中,當然少不了以外幣計價的衍生性商品,這類商品在交割時一定會牽涉到新台幣匯率的計算,有不少在香港有豐富私人銀行工作經驗的台籍金融業人士,在評估是否回台灣從事高端理財時,除了薪資考量之外,匯率管制往往成為他們裹足不前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根據理財專員反映,為了守住匯率,主管機關對於銀行端在換匯的時間點經常會下「指導棋」,然而這類指導棋在銀行為客戶進行以外幣計價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操作時,就會干擾到執行的時效,恐會影響客戶在最佳的時點完成交割。

然而,要完全放手干預匯率,恐怕不易,尤其是新台幣匯率升值已對國內出口商造成龐大的財務損失,但另一方面,要推動高端理財,又得面臨客戶希望尊重匯率自由化的呼聲,這是央行所面臨的兩難處境,但卻也成為台灣在發展高端理財業務上的一道「路障」。

此外,能否吸引足夠的海外金融業人才來台,傳授高端理財的營運、產品包裝設計的經驗,這是金管會最期待開放財管2.0所能看到的成果,因為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台灣的高端理財市場被「殖民化」,永遠都是銷售其他跨國銀行所推出的商品。

但問題是,台灣對海外專業人士來台所提出的稅制誘因,競爭力似嫌不足,去年反送中事件,即使不少香港金融業人才外流,但多數是移往新加坡或其他國家,來台灣的其實並不多。要打造台灣成為真正的高端理財中心,未來不論是在產品面或是人才面的障礙,都必須再試圖克服。

#放手 #高端 #財管 #來台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