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洲某獅子會前會長傳染途徑示意圖
蘆洲某獅子會前會長傳染途徑示意圖

確診的蘆洲前獅子會五股分會長案1203的社交足跡廣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匡列155人,昨公布首批接觸者採檢結果,包括他的妻子與9名獅子會朋友,共10人確診,獅子會活動群聚累積至11人。對於1個人傳給10人是不是「超級傳播者」?發言人莊人祥說,他是真的傳給很多人,但「這樣說對確診者不好。」

指揮中心表示,前會長接觸者中,確診者分別為案1218、案1219,及案1223至案1230等10人,共5女5男,年齡介於50多歲至70多歲,其中案1218是1203的同住妻子、1219是前會長的接觸者,獅子會的接觸者共有9位。

匡列155人其他剉咧等

指揮官陳時中指出,前會長因為接觸者居住地比較廣,採檢相對慢,目前已採檢66人,個案活動史及接觸史持續調查中。他表示,案1203接觸者染疫,飛沫感染的可能性高,在聚餐場合接觸時間也較長,並且會一起唱歌,可能是飛沫噴到麥克風,再藉麥克風傳播出去。

由於先前部立桃園醫院首位確診的住院醫師案838,後來造成院內感染,有醫師認為案838屬於超級傳播者,當時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回應指出,一名個案至少要傳染給10個人,才會被列為超級傳播者,由於後續次波、第三波傳播傳染都與案838無關,只能勉強算是「超級傳播事件」。

理論上非超級傳播者

這次指標個案1203,一口氣傳染給10名接觸者感染,是否為超級傳播者?莊人祥表示,「他是真的傳給很多人,且目前為止還沒找到比他更早確診的」,但強調,給感染指標個案貼上超級傳播者的標籤,其實這樣不太好,且此名個案生病的時候也很快被診斷出來了。

中國附醫感染管制中心副院長黃高彬則表示,超級傳播者的定義,是一般生活方式的民眾,他們可能病毒量高,1人傳染18~20人才算是,但這名個案身分特殊,獅子會成員有特殊的社交模式,常常需要去唱歌、吃飯、喝酒等。

他說,一般來說,在社交場合為了表現親和力、海派,和他人接觸時都會靠的特別近,甚至說話也會「咬耳朵」,感染機會就比較高,主要的傳染原因是社交距離太短,而非他帶了相當高病毒量,所以不屬於超級傳播者。

#採檢 #超級 #社交 #傳播 #飛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