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報導,上週末美國公布就業數據不如預期,市場對美國聯準會提前收緊貨幣政策擔憂降溫,美元指數下跌0.4%。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7日止步三連貶,反彈109個基點、報6.3963元,漲幅0.17%。在岸官價7日上揚131個基點,收報6.3961元,漲幅0.2%。兩者漲幅皆明顯弱於美元下跌幅度,顯示人民幣出現短線自發性貶值。

從上週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先後透過調升金融機構外匯存準率、國有銀行發行久違的境內美元債、大舉擴增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投資額度以維持資本帳平衡等方式,成功阻止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繼續升溫。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稱,人行在行長易綱領導下,一直在努力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程度,這也是提高人民幣國際化水準的長期改革計畫一部分。在此過程中,人行盡量避免採取干預性過強的強硬手段,在嚇阻投機者的同時還要幫助本土出口商,目前看來人行的政策頗有成效。

澎湃新聞報導,中金公司固定收益團隊負責人陳健恒最新報告指出,展望未來人民幣走勢,短期而言,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應會維持雙向波動,大幅升值和大幅貶值的可能性都不高,更有可能溫和小幅貶值,重回此前的波動區間,維持在6.4~6.6元區間震盪。從長線來看,人民幣反而可能面臨諸多貶值壓力。

報告進一步分析,中長期看,全球疫情終將受控,中國的高貿易順差不可持續;加上美國聯準會官員表態可以考慮縮減購債計畫,屆時美國一旦收緊貨幣政策,資金將大舉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由此來看,中長期人民幣匯率仍面臨不小的貶值壓力,人民幣可能貶值至6.6~6.8元區間,甚至不排除進一步下探的可能。

#分析 #人民幣單邊升值 #元區間 #美國 #貶值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