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7日,前尚比亞總統孔達(Kenneth Kaunda)因病過世,享年97歲,是第一代非洲獨立建國的國父群中,最後一位離世的國家領導人。不過由於他離開總統職位已近30年,新一代非洲人普遍都沒有聽過這位曾經叱吒政壇的風雲人物。

上世紀1960年代是非洲前殖民地紛紛獨立的時期,許多在殖民統治時期與西方強權對抗的當地民族主義分子,在獨立後紛紛成為新國家的領導人。這批非洲的國父群,除了迦納的恩克魯瑪在執政不到10年就因軍事政變被推翻外,其他至少都執政15年以上,因此他們不僅是各國取得獨立建國的國父,同時也是非洲地區普遍被推崇的民族英雄。

在其他這幾位長期執政的國父群中,塞內加爾的桑戈爾和坦尚尼亞的尼雷爾在執政20年後,選擇退休,雖然不是兩任8到10年的任期,但至少能夠和平交出政權,即使是由同黨接班人取代,也都算是領導人的典範。兩位都擁抱非洲社會主義,和教條式的馬克斯主義有所區隔,強調的是非洲傳統的社區主義、無階級社會、及合作。

幾內亞的托瑞推動的也是非洲社會主義,但他並沒有在生前安排政權交接,而是死於任上。尚比亞的孔達,是另一位非洲社會主義的信徒及實施者,但不及桑戈爾吉尼雷爾出名。

3位執政到1990年代初期的非洲國父,被迫要開放多黨民主選舉,其中僅象牙海岸的胡佛埃-波尼在選舉中獲勝,馬拉威的班達和尚比亞的孔達則是落敗並和平交出政權。胡佛埃-波尼雖然贏得選舉,但任期尚未結束,就死在任上。班達在選舉時已近90歲的高齡,沒有權利的陶醉,他落選3年多後就因病過世。

雖然孔達選輸了,但接替的齊魯巴(Frederick Chiluba)因擔心他會捲土重來,不單指控孔達的父親出生在馬拉威,因此他不算是尚比亞人,並且修憲將擁有這樣身分的孔達排除在總統選舉之外。孔達是非洲國父群中的一個異數。雖然他也曾面臨過大多數長期執政人下台後遭到清算的命運,但過去20年卻成為一個元老政治家,不僅曾於本世紀初在美國波士頓大學的非洲總統檔案和研究中心擔任駐機構的非洲總統,還在區域外交中扮演特使的角色。

在沙塔(Michael Sata)總統執政期間,他曾在2011年擔任特使到中國訪問,因為沙塔曾在競選總統時,一度表示要與台北建立外交關係,引發北京的關切,故此沙塔請出中國的老朋友出訪以化解矛盾。此外,他積極投入非洲對抗愛滋病的擴散,這或許和孔達原是教師出身,且長期擁抱帶有人文主義色彩的非洲社會主義有關。

不過,個人認為孔達在擔任尚比亞總統期間,留下最重要的政治遺產,就是在區域內仍有葡屬的安哥拉和莫三比克兩個殖民地尚未獨立之前、辛巴威仍是南羅德西亞、和南非殖民統治納米比亞及持續實施種族隔離政策期間,是鄰近非洲國家中,重要的對抗這些少數統治政權的正義之聲。由於尚比亞是個內陸國,本身被這些國家或前殖民地所環繞,因此該國盛產的銅礦找不到一個對它友善的海港出口。

這項經濟的需要,獲得當時正全力展開對非洲經營的中國大陸注意。北京決定協助尚比亞興建一條經過唯一對它友善的坦尚尼亞之鐵路,協助輸出銅礦。這條坦尚鐵路(Tazara Railway)在1970年開始興建,投入了5萬名的工作人員,在崇山峻嶺中開鑿鋪設5年後完工,成為中國在非洲獲得認同的重要里程碑,也讓1990年代中國重返非洲後,能夠在外交、經貿、投資、及援助各方面,都能順利推展,這或許是當初孔達同意興建這條鐵路時,所始料未及者。對此,北京實在應為他辦一個盛大的追悼會。(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總統 #主義 #非洲 #興建 #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