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中,最受市場關注的,就是會議公報提出設置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等措施。有專家分析,中國企業海外收入相對較低,推出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制度對中國整體負面影響較為有限,但可能對香港現行稅制和營商環境產生一定負面影響。

不少分析指出,國際稅收改革對徵稅權的重新劃分,目前主要針對大型跨國科技巨頭,「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規則實施後,可能會要求位於低稅率地區的中間實體繳納額外的稅款。據估算,如果將這一稅率設置為15%,那麼在全球層面每年能夠多產生約1500億美元的稅收。

長期以來,全球主要經濟體將低企業稅率作為吸引國際投資、擴大本地企業規模和就業率的重要手段。《券商中國》引述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曹鴻宇此前撰文分析,全球企業稅率長期下降乃至出現國家間「逐底競爭」,給跨國公司避稅活動帶來極大便利,少數低稅經濟體從中受益,但多數國家和地區顯著受損。

實際上,國際稅收體系改革經歷多年談判,本月初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協調形成雙支柱方案。第一支柱將建立關於繳稅地點的新規則,以及國家之間共用徵稅權的全新方法;第二支柱則是透過設立全球最低公司稅率,解決跨國公司將利潤轉移至低稅或免稅地來逃避稅收的問題。

曹鴻宇表示,香港目前是全球第七大避稅港,也是亞洲最大的避稅港。據估算,香港有效公司稅率不超過10%,落實OECD「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將會削弱香港的低稅率優勢,增加在港跨國企業稅務和合規成本。

對中國企業影響為何?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朱青撰文分析,從支柱一的角度看,中國企業中同時符合協議規定的營業額和利潤率標準的不多,即使符合也主要集中在石油、銀行、保險等領域,而這些領域都屬於協議規定的排除範圍。從支柱二的角度看,全球反稅基侵蝕規則對中國企業的影響也不大,因為中國企業所得稅實行全球徵稅原則,政府對居民企業的全球所得徵稅,即使企業境外所得(股息、紅利)沒有匯回也要對其徵稅等。

#香港 #稅收 #中國企業 #跨國 #徵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