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美國總統拜登已宣布今年美軍會撤出阿富汗,但是在未知會阿富汗政府之下,驟然悉數撤離,而且撤得乾淨徹底,仍然震撼各界。儘管美國人走前仍習慣性地丟了一句「不改變原有承諾」,但實際上是拋棄了阿富汗政府,在戰略上被塔里班打敗了。這件事的意義是,美國的力量不是無限的,美國如欲維持世界霸主地位,首先需要創造大的棋盤,掌握大的戰略架構,不能讓小的困境耗掉駕御大局的能力。

這個大局的基本架構就是中美俄三國的競合關係,事實上二戰後就已逐漸成為世局的發展主軸。二戰前,世界的重心是東西方殖民帝國之間的爭霸。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國首腦在開羅會面,決定戰後亞洲版圖的畫分。不久,美英蘇又在德黑蘭會面,討論戰後歐洲的局面。這兩次會議等於確認了二戰中美英蘇四大戰勝國將主導戰後的世界。

這四國加上法國成為隨後成立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儘管如此,法國和英國的國力是依靠殖民主義的資源掠奪,二戰不僅打垮了德義日的法西斯帝國,也結束了殖民主義。因此,戰後的鬥爭矛頭立刻指向英法兩國。

法國非常厚臉皮,它是五國中唯一被敵人全境占領的,戰後卻以戰勝國的姿態「收復」殖民地,結果法軍在越北遭到屈辱性的圍殲,接著也被趕出阿爾吉利亞。英國比較識時務,在反殖民大浪下主動一個個撤出殖民地,以延續英國的經濟利益,香港殖民地的地位則因中國微妙的局勢而保留。儘管如此,喪失海外殖民地讓大英帝國國力瞬間墮落,只靠007電影系列繼續虛張聲勢。

現在,中美俄終於浮現出世界三極的格局。以人口、領土、資源、軍力、國民意志等,這也是世界最大的三個國家。冷戰初期,中俄聯合抗美,接著中俄交惡,變成美中聯合抗俄。冷戰結束後,中俄皆弱化,美國不需要聯合誰就可以獨霸全球。如此,中俄只能再次聯合抗美。

過了30年,局勢又有新的變化,而且是質變。經過40年後的養精蓄銳,中國這個巨人不僅醒過來,伸展手腳,而且顯得精力充沛。不同於前蘇聯,中國的經濟、科技、軍事等綜合國力直追美國,預計10年內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自然成為美國頭號戰略對手。

不過問題也來了,美國同時對抗中俄,已經力不從心,因此,本能上要與俄國和解,以集中力量對付中國,然而情況並不單純。前總統川普除了拉攏日本、以色列,以及出了一個偏激總理的澳洲外,實際上是與全世界為敵。拜登總統則努力修補關係,但歐盟已經學到教訓,依靠美國朝令夕改的所謂堅定承諾非常危險。德法領袖順著拜登發表公開聲明後,轉身又跟習近平主席視訊。更別說,歐盟頭號戰略對手是俄國,並非中國,美國聯手俄國,等於背棄歐洲盟友,如此又給了中國在歐洲出牌的機會。

美國的根本矛盾在於,國力不足以同時與中俄為敵,但又無法拉攏俄國,政策就在兩者之間搖盪。中國當然看得很清楚,會繼續以自身的發展為重點,耐心地跟美國再打20年的太極拳,而耐心,剛好是美國最欠缺的。因此,就跟阿富汗的情況一樣,美國退縮的腳步會比預期要快。

#中國 #美國 #美英 #中美俄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