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人權委員會在缺乏作用法下,摸著石頭過河走了快1年,近日公布首份人權調查報告,為政治受難者林水泉平反,雖然萬事起頭難,但對照去年敲鑼打鼓成立,人權會的成果展現腳步緩慢;雖然積極舉辦各式活動與社會對話,但民眾更想看到的是,揪出人權侵害案件背後的體制或結構性問題,進而與行政部門協調改進,符合人權立國的美名。

去年8月1日,蔡英文和陳菊為「國家人權委員會」揭牌,宣示台灣終於設立符合「巴黎原則」的獨立人權機構,吸引不少民團陳情,讓監院成為焦點。

實際運作上,人權會在確立職權範疇上,光是法條要設在《監察法》內,抑或拉出來另立法條,跟民進黨團擦出不少火花;去年國民黨欲召開委員會討論,未料,民進黨團出面喊卡,令外界看傻眼,人權會首戰打得灰頭土臉,敗興而歸。

去年國際人權日前夕,人權會陸續舉辦關照兒少人權、終止婦女受暴活動。雖然社會對話是人權會的重要工作之一,但人民更想看到人權會能積極挖掘體制系統的大問題,比如遏止違法徵收等侵害人權案件持續發生。

人權會雖已設立關注兒少機構與校園性侵、移工如何在異鄉撫養孩子等研究案,但腳步有點緩慢,難以回應民眾熱切的呼聲。如何集中火力回歸調查核心,即便缺乏作用法,也能透過監委職權去關照人權問題,揪出共犯結構。

此外,陳菊上任時,內部普遍認為監院應朝公開透明邁進,還曾一度欲修訂《監察法》26條,增訂公益排除條款,但後來因《人權會職權行使法》草案引發擴權爭議,被一併撤回至今無疾而終,除讓期待落空,距離目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監院 #監察法 #關照 #缺乏 #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