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衛省7月13日發布今年的《防衛白皮書》,首次將台灣軍事從中國章節移至新增的「美中關係」內,並首次提到「台灣局勢的穩定,對於日本的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的穩定很重要」,引起各方注目,日本安全政策是否出現變化?美日安保與印太戰略是否有著新態勢?

事情源自美國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自3月16日的美日2加2會議後,拜登政府開始將「台海議題國際化」,在和日本、南韓、G7等雙邊與多邊會議聲明中,都提到「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這是拜登政府將台海安全作為印太戰略的測試點與槓桿點,要求盟國表態關注台海穩定,支持華盛頓的抗中印太戰略。

4月17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訪美,兩國領導人在聯合聲明提到「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敦促兩岸問題和平解決。」這是兩國領袖自1969年《美日聯合聲明》之後首度在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也是日本參與拜登印太戰略的起手式。

隨後日本政府高層陸續公開宣稱台灣安全影響日本。6月24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稱,台灣的和平與穩定「與日本直接相關」。7月5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則在公開演講中表示,如果中國入侵台灣,日本將認定為「存亡危機事態」,將會行使集體自衛權,與美國共同來協防台灣。

這些政府首長的連續發言,頻率密集且內容明確,超越單純的個人意見,呈現出協調的政策方向。果然,防衛省官僚撰寫日本安全政策立場的《防衛白皮書》,也首次指出台海局勢影響日本與國際社會穩定,代表著關注台海議題已經從政客個人發言轉變為官僚政策研議方向。

此外,今年《防衛白皮書》首度將台灣從中國章節篇中脫鉤,改放在新增的中美關係章節之中,同時在圖表中將台灣與其他國家同樣以灰色來表示,除了美國推波助瀾外,應該也是親台派的防衛大臣岸信夫的努力所致。

今年《防衛白皮書》更確認印太戰略成為日本安全政策與美日安保的最大公約數,不僅提到中美印太軍事競爭、台海安全影響、新疆與香港議題,也指出需與澳洲、印度等國合作,更強調中美兩國在經濟、政治及外交上的對立,是與日本安全環境密切相關,這是將日本安全保障深刻嵌入美國印太戰略,並成為印太戰略的區域代言人。

事實上,日本對台海安全的態度變化,已經不僅是政策發言與白皮書陳述層面,6月底英國《金融時報》指出,美日其實已經針對台海情勢進行軍事準備超過一年時間,川普政府啟動,拜登政府繼續,被報導出來應該是針對北京示警和對日本官僚施壓,並預告《防衛白皮書》的變化。

特別的是,2014年安倍晉三政府宣布「新武力使用三原則」以及2015年通過的新安保法,替日本自衛隊行使集體自衛權開了一道巧門,在協助駐日美軍方面,跨越僅是後勤與基地支援的限制。現在,政策層面確認台海情勢影響日本安全,後續應會在美日安保架構下進行更具體的演練準備。

然而,對於日本官員與《防衛白皮書》關切台海安全,台灣不需反應過度,首先,這是美國拜登政府印太戰略的影響,雖然未來聯合日本與四方安全對話的抗中作為應會加大,但我不認為拜登政府會公開提升到「美日安保體制對抗中國」,如此將形成亞洲冷戰軍事對抗局面。

其次,日本外交與安全政策受其國內三層面的限制:憲法與法律、民意與輿論、官僚與行政。儘管印太戰略成為顯學,加上美國強力影響,我認為日本政治人物想要突破憲法9條、和平主義和文官治理等種種因素,讓日本自衛隊直接介入台海軍事戰爭,目前仍是困難重重。

日本安全政策變化其實是美國印太戰略的環節之一,從此日本表達關注台海安全已經是新常態,美日安保體制也會出現微妙轉變,這些雖然不至於結構性改變東亞安全環境,但是台海作為「代理戰爭場域」態勢又再推進一步,我們怎能不謹慎呢?

(作者為前國安會副祕書長)

#穩定 #印太戰略 #拜登 #美國 #台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