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逐步撤離中亞之際,中國選擇積極「西進」,希望填補美國所遺留的戰略真空,但對北京來說,除了大打「一帶一路」經濟牌外,在政治層面上似乎又很難跳脫自身所一貫主張的「中亞自主」的外交路線,能否真正取代美國,主導中亞局勢,仍有待時間論證。

美國總統拜登一聲令下,美軍即將在今年8月全面撤出阿富汗,這也標誌美國在中亞影響力將進一步削弱。而過往中美外交角力上,北京向來秉持「敵駐我擾、敵退我追」作風,與此同時西進布局中亞,擴大中國在中亞的話語權。

前進中亞對北京當然有其益處。首先,從經濟層面來看,中亞堪稱是歐亞大陸的連結橋梁,尤其是在疫後經濟急需重振之時,北京若打算在國際舞台重新豎起「一帶一路」倡議的大旗,必然繞不開中亞各國。而外交政治上,在拜登政府亟欲塑造「天下圍中」氛圍下,趁美方勢力削減,此時經略中亞,更有尋求「破口」意味。

其次,從治疆、反恐國安角度來說,中國更沒有放棄經營中亞理由。大陸曾多次在上合組織成員國相關會議上疾呼,打擊三股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和國際恐怖勢力);從王毅這次出訪中東亞,期間會見阿富汗外長或是敘利亞外長時,在闡述中方立場都同時,都不忘提及要防範跟打擊恐怖勢力可見一般。

但不諱言,眼下大陸的西進之路,仍有不少隱憂。過往北京在批評美國過分以政治、軍作法事插手中亞事務時,經常搬出的外交教條就是,尊重中亞各國的自主發展,尊重中亞自治,即「中亞所有、中亞主導」,更不忘提及中方從不干涉中亞內政等類似說詞。

上述論點用來指責美國可謂「恰如其分」,但或許也可能成為中國經略中亞的先天門檻,繼而可能導致中國在中亞的角色相對彆扭。王毅此次出訪期間會見阿富汗外長時,受限於不干涉內政先決條件,北京期盼尋求政治解決阿富汗僵局,能扮演的政治角色,至多是擺出東道主姿態,邀請阿富汗各方勢力至中國談判,但這樣「隔靴搔癢」做法,長遠來看,對擴大中國在中亞影響力幫助可能有限。

某個程度上來說,上述的外交門檻也可能成為中國進一步搶占國際話語權的困局,至少從現況來看,中國對中亞著力最深的還是一帶一路的「經濟牌」,在政治作為上仍顯得「力不從心」。換言之,中國如何真正填補美方所遺留的「戰略真空」,恐怕也端視自身未來如何解套上述難點。

#政治 #美國 #中國 #一帶 #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