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經合會議(APEC)16日加開線上「非正式領袖閉門會議」,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及美國總統拜登首度同框。會後聯合聲明強調,APEC成員國須公平分配新冠疫苗,並透過增進自由公平貿易及投資環境來加速經濟復甦。

防川普主義捲土重來

當此疫情與經濟困難時刻,樂見APEC成為促進亞太國家合作的平台,而非美、中競爭角力的擂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過去幾年APEC進展緩慢,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前總統川普不支持貿易雙贏概念,以雙邊、而非多邊基礎處理貿易問題。拜登政府上台後雖重回「多邊主義」,支持世貿組織(WTO)及APEC等經貿機制,但並不代表美、中關係的解套。中美關係惡化為結構性因素所造成,與誰主政不完全直接相關。

拜登僅是改變對中競爭路徑,不是尋求與中國結束競爭,此種競爭攸關未來亞洲及全球新秩序的形成,仍具難解的零合性。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認為,單邊妥協、討價還價以容納或安撫中國的戰略,及通過和平演變或政權更迭改變中國皆缺乏現實性,「最符合邏輯的剩餘選項即是競爭戰略」。

不同於川普,拜登親自出席APEC視訊峰會,傳遞重視東亞的外交訊號,但仍須展現梳理中美關係的能力,若不斷升高對抗,將徒增東亞國家身陷捲入美、中衝突的不安,最後可能落入經濟與安全利益兩頭空的最壞情境。此外,中美關係不轉圜,奢談亞太地區有效合作,此不僅對美國重振經濟帶來負面影響,更難證明華府有足夠的意願與能力回歸多邊機制。

攘外必先安內,美國民主黨籍參議員桑德斯呼籲美國切莫發動對中國的「新冷戰」,而應專注於自身問題。美、中博弈最終鹿死誰手,關鍵在於國內治理。拜登的首要目標應是終結美國長達30年的結構性經濟停滯,帶領中產階級脫離困境,方能阻止「川普主義」捲土重來。但此與美、中競爭存在「悖論」,即重振美國經濟的最佳途徑為與全球其他經濟成長強勁的國家合作,尤其是中國。

在東亞舉足輕重的日本,其右派有意激化中、美對抗,以遲滯中國崛起,並藉由衝突尋求突破和平憲法的契機,但「對中融和論」依然在日本根深蒂固。日本首相菅義偉表示,日本無意構建「對中包圍網」,自民黨的右派論調不代表內閣政策,因中、日經貿關係緊密,若日本與中國敵對,即使美日同盟穩固,亦會為日本造成巨大風險。

中美破冰非一蹴可幾

拜登在重拾與印太及歐洲盟友的關係後,須將外交重點轉回中國,與北京進行必要的對話,尋求利益重疊處推動合作,在與中國的競爭、合作及對抗三者間找到平衡點,力求對中政策鐘擺向中心回擺,避免雙輸的衝突。媒體報導拜登政府正研究與北京建立緊急熱線的可能性,作為管控中、美衝突風險的措施。

在美、中競爭中,此道理北京亦了然於胸,中國須向國際傳遞可愛的形象,此較爭取周邊國家及可能的盟友在中、美兩者間進行不情願的抉擇要來得重要。北京無意將中國與西方的關係定格為「新冷戰」,此與美國民主黨內對美、中競爭的主流觀點不謀而合。中、美的經貿磨擦雖漸趨政治化,但中國局限競爭領域,不將對抗無限上綱,在中、美的矛盾間尋求並擴大灰色緩衝地帶始為外交所欲創造的協商與妥協餘地,將雙方導向良性競爭。

美國副國務卿雪蔓因未能見到大陸外交部第一副部長樂玉成,取消原定於天津舉行的中、美副外交級會談,但不應將之視為中、美恢復接觸失敗。中、美破冰雖非一蹴可幾,但同框總比背對好,拜登與習近平共同參與APEC首輪峰會仍具意義,可為10月在義大利羅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場邊「拜習會」創造條件。

#拜登 #美國 #中國 #中競爭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