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百多位美國學者及專家發表了一個公開聲明,題目是:「對美國民主的挑戰:制訂聯邦級投票作業標準的必要性」。其基本立論是美國某些共和黨控制的州,所做選舉制度的變革,正在破壞投票制度公平與公正的最低標準,導致民主制度崩壞。

在今年元月美國發生選舉爭議時,參議院前多數黨領袖麥康納(McConnell)曾經說:「如果一個選舉可以由選輸的一方,以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而推翻,那我們的民主會進入一個死亡陷阱。」但是,如同日前《經濟學人》雜誌所說,目前共和黨在好幾個他們執政的州,正在做這件事。

這些州所通過辦法中,一部分和限制投票相關,比如要求郵寄投票有更嚴格的簽名查核、縮短早期投票的時間等。這些有可能會壓抑少數族群的投票率,對選舉結果造成影響。但真正對選舉有致命影響的,是對選務工作的干涉:例如亞利桑那州的州議會準備提案通過法律,允許州議會可以改變總統選舉時各郡已經公布的投票結果,而且甚至有提案讓選舉事務直接改由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來負責管理。在喬治亞州,州議會已經通過法律,允許州議會更換各郡的選舉委員會召集人。

這兩個州都是川普自認為獲勝但後來結果顯示他敗選的關鍵州。這些州議員之所以會通過這樣的法律,主要是來自選民壓力。一直到今天為止,共和黨的選民中,還有2/3相信拜登沒有贏得選舉,接近一半則認為選舉結果應當被翻轉。為了迎合支持者的口味,這些州的共和黨議員賣力演出,試圖扭曲選舉制度。

川普也已經出手。上月他公開復出的第一個行程,就是在俄亥俄州舉行群眾集會,來支持前幕僚米勒。明年該州要舉行眾議員的共和黨初選,米勒準備出來挑戰現任的岡薩雷。川普挑明了這位在年初彈劾川普的議案投下贊成票的議員,說他是「假貨共和黨」。事實上,川普已經準備了子彈,要對當初不照他意志行事的共和黨員一一開刀,一如早期茶黨所為。

《經濟學人》雜誌分析,美國有三個基本條件讓選舉能公正且公平地進行。第一個條件是失敗者認輸;但是川普做的相反,鼓動支持者推翻選舉結果。第二個條件是各郡、各州的選舉委員會,基本上由中立人士所組成,與政黨保持距離。目前問題在於,幾乎所有當初堅持選舉很公正的共和黨籍官員都受到無情的攻擊。例如喬治亞州共和黨籍的州務卿是該州選舉事務負責人,他堅持選舉是公平的,但後來州議會削減他的部分權力。

美國第三個保衛民主的機制是法院,這個目前看起來比較安全,許多當初川普提名的法官,後來都拒絕接受沒有事實根據的作票指控。但是法院是最後一道防線,有其限制,一是時間,二是容量。如果在州與郡計票的過程中,就已經被扭曲,選舉結果就是錯誤,而不該當選的人已經被宣布當選,到時要再走司法救濟,緩不濟急。而且很多州很多郡同時投入訴訟,法官更難即時處理。

其實美國要解決目前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國會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不只調查1月6日的國會暴動,還調查這次選舉舞弊的指控;把社交媒體有提到的所有指控,一項一項的拿出來調查,再把調查結果用非常簡單的語言對外說明;但不幸的是,因為共和黨的反對,美國國會目前還沒有通過成立這樣的委員會。

美國曾經是民主的模範。1月6日國會暴動以後,這項稱謂比較少提及,但至少群眾暴動沒有改變選舉結果。可惜的是現在這些州的作為,確是在刨民主的根。看看美國,想想台灣,有1450的政府網軍,有半數以上民眾不信任的中選會(去年底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還有公正審判滿意度很低的司法(中正大學今年3月民意調查),如果還自封為「民主典範」,那真是可笑、也是可悲。

(作者為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投票 #調查 #川普 #共和黨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