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來來往往多方便。

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全家疊在摩托車上,轉個彎就回娘家。媽媽端出酥脆臭豆腐,大家立刻舉筷一塊接一塊,爸爸要我們少吃臭豆腐,嘿,不對不對,我們享受的不只是臭豆腐,還有上頭冰甜酸脆的泡菜。每到高麗菜盛產的季節,媽媽會一葉一葉洗淨,糖啊薑的漬起泡菜,對曾是麵店老闆娘的她,端出一碟碟小菜根本是「小菜一碟」,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泡菜!

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媽媽騎著新買的gogoro來我家,藍黑色塊多時尚,女兒拿起手機為阿媽拍照,不管幾歲,阿媽都能擺出最美的姿勢!接著立刻變出兩瓶「金蘋果」,孩子們多歡暢!「那些土芒果啊,有些是鄉下朋友給的、有些是去運動的路上撿的……」媽媽時時拎著食物來,我家從來不怕鬧饑荒,再聽媽媽話家常,那是我聽過最安心的聲音,日子像春風吹過。

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回家幫忙工作時,爸爸才娓娓道來:幾天前,媽媽煮了酸辣湯,放在機車腳踏墊上,要端來給我們吃,誰知路口的年輕騎士急剎車,嚇得媽媽一鍋湯飛濺馬路,還好人平安,湯沒送著,媽媽還向路旁的小吃店借水和掃把,清洗路上黏答答的金針菇、黑木耳、紅蘿蔔……,爸爸說馬路洗得很乾淨,媽媽還在可惜那鍋湯,我聽得心驚。

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最近回去時,常看媽媽趴在床上使用按摩機,本來以為她累了,後來發現她病了,吃飯吃個小半碗,那一點點白米飯好像在餵小貓,媽媽說:「這陣子吃不下,瘦了幾公斤」,眼角隱隱有淚光,她不常訴苦,一旦會提到自己,那就就真的很苦了!可能是之前去運動,拉傷了身體,除了吃消炎藥,就是靜靜的等身體復原,但媽媽全身痠痛,連碰到肉都疼,看了真是捨不得,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我和媽媽住得那麼近,但我愛莫能助,能做的只有—擔心。

#住得 #端出 #馬路 #臭豆腐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