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盈號漁船2017年在海上遭安盛號漁船追撞,導致船身受損,雙方委託保險及公證公司多次談判未果,富盈號船東去年2月告上法院。一審認定請求賠償已逾時效,判安盛號船東免賠。但高雄高分院卻認為,雙方2018年12月就曾開會協商,雖喬不攏但代表請求權成立,判安盛號船東需賠償美金4萬6000餘元,不得上訴。

安盛號2017年5月30日在東經29度45.312分、南緯37度15.084分處,擦撞富盈號左後舷,導致船舶受損。8個月後富盈號駛入模里西斯港口整修,發現左舷、機艙內部多處受損,船東委託保險公司求償,安盛號則透過保險公司委任公證人談判。

雙方透過電郵談判,價碼從美金11萬元降至9萬元,安盛號公證人承諾「會再努力爭取」後無回信,富盈號保險經紀人也未同意對方價碼,最後鬧上法院。

富盈號船東認為對方公證人承諾追加賠償金,代表雙方成立和解契約。但安盛號船東表示,從未授權公證人談判,還指富盈號保險經紀人2019年12月才同意和解,早已逾越民法損害賠償2年請求時效。

一審認為,雙方委託人電郵往返談判不能代表雙方船東實質意願,富盈號船東遲至2020年2月提告已逾越時效,判安盛號免賠。案經上訴至高雄高分院,法官認為雙方在2018年12月就開過賠償協調會,代表安盛號船東承認對方請求賠償權存在,審酌明細及調查報告後,判安盛號須賠美金4萬6000餘元,不得上訴。

#船東 #安盛 #談判 #號船 #公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