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已準備在今年9月紐約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之後,舉行一場包括美日澳印等國的首次「面對面元首峰會」,企圖成立包括美日澳印等國在內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這樣拉攏與中國正在領土與安全方面對抗的印度、澳洲與日本,其針對性顯然是十分強烈。

另外,國務卿布林肯從8月2至6日一連5天,就要參加5場與東南亞國家協會相關的線上視訊會議,將宣布有多項支持東協對抗新冠疫情和振興經濟計畫,來突顯華府對東南亞的承諾,以及避免區域局勢遭中國掌握。

拜登政府把中國定調為主要外交政策挑戰後,華府顯然已對東南亞展開布局。試以下面幾個例子來佐證:

第一件背景是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從7月28日起就安排了先到新加坡、再到菲律賓、最後到越南的訪問。他在新加坡的一場演說中就先指出,美國不尋求和大陸衝突,但當美國利益受到威脅時不會退縮。奧斯汀並表示美國會以符合台灣關係法和一中政策,協助台灣自我防衛的承諾。除了台灣問題之外,南海的「航行自由」也是重點。奧斯汀也指出,大陸在南海領土聲索沒有國際法依據,是踐踏區域內國家的主權。接著奧斯汀再於7月28日至29日到越南進行正式訪問,建議應研究未來將美越兩國關係提升至戰略夥伴。最後是在7月30日,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會晤奧斯汀之後,就將菲律賓在2020年2月知會美國應退出《美菲部隊互訪協定》一事,迅速的宣布將全面恢復,並保留美軍進入菲律賓與菲國軍隊進行聯合作戰訓練的傳統。

第二件背景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7月28日首次出訪印度,路透曾指出,華盛頓長期以來一直將印度視為抵制中國在該地區日漸崛起的關鍵伙伴。而美國籌組的四方安全對話,也是把印度列為印太地區應對中國經濟和軍事力量的盟友。再根據法新社說,布林肯與印度總理莫迪會談時,曾討論到雙方對阿富汗和中國的共同擔憂,並確認印度作為美國盟友的關鍵作用。在過去的幾年裡,美印兩國在面對崛起中國的共同利益方面,加強了雙方的軍事關係,簽署了一連串的防務協議,也深化了軍事合作。同時布林肯8月3日在華府與到訪的印尼外交部長勒特諾會面,會後宣布美國和印尼啟動戰略對話,承諾雙方會在捍衛南海航行自由等議題上合作。美國和印尼2015年已同意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布林肯說,雙方戰略對話關係現在才真正開始。

第三件背景是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將在8月22日與24日訪問越南和新加坡,重點是捍衛南中國海的國際規則,加強美國的地區領導地位和擴大安全合作。同時也來尋求亦加強國際支持,以對抗中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影響力。

第四件背景是美軍印太司令部宣布從8月2日起,舉行近一個月的「2021年大規模演習」,軍演預定從8月2日舉行至8月27日,參演單位跨越17個時區,號稱近40年來最大規模。分析家稱,此次軍演旨在向俄羅斯與中國釋出訊息,展示美國有能力同時在多個戰線對付侵略行動。

如果我們回頭瞭解一下美國白宮國安會在日前公布印太戰略框架機密文件,就會了解今天的拜登政府為什麼會那麼處心積慮的在圍堵、壓制中國。因為這份剛解密共計有10頁的文件中指出,除了列出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優先事項,同時也指出「中國與北韓」是美國在印太區域的國家安全挑戰,而美國的印太戰略則是強調透過與印度、日本、澳洲等盟友和夥伴的戰略結合,來對抗中國日益擴大的海外影響力。除此之外,「框架」中也提到美國應協助台灣能夠制定有效的不對稱國防戰略與能力,並將台灣納入第一島鏈,遏止中國擴張。(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奧斯汀 #中國 #美國 #背景 #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