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行政院為了振興經濟的目的,準備推出五倍券,引發了許多討論。因為5月爆發嚴重疫情後,在3級警戒下,許多國人足不出戶,對於餐飲、夜市、旅遊、電影和許多中小服務業的影響特別嚴重,因此政府準備推出振興經濟的方案,相信大多數國人都不會反對,但現在的爭議是該如何發放。比方說,應該採用消費券或現金發放?何者最有效率?是否該有排富條款?

行政院堅持要發放五倍券,其中兩個最大的爭議,一是五倍券產生刺激經濟的效果有多大?二是發放消費券和發放現金對於剌激經濟會有多大的不同?

其實去年發行三倍券的經驗,可以提供很好的參考。另外,2009年初,馬政府時代發行每人3600元的消費券也可以提供參考。首先,政府去年以來一直宣揚三倍券產生很大的經濟效益,因為政府實際的支出為500億左右,但產生的經濟效益超過1000億,因此認為三倍券對於剌激經濟很有效。

問題是,政府如何推估三倍券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政府並沒有實際研究民眾如何去花費這些三倍券,而是利用其中綁定電子支付約176萬人的資料去分析來的。這些綁定電子支付的方式是,只要在去年7月中到12月底期間,採用電子支出總額超過3000元,政府就回饋2000元,就算作三倍券實質增加2000元的效果。結果在去年底政府回饋這176萬電子支付者時,計算其總支出為102億,平均每人支出約5785元,因此政府就認定這些人是為了回饋的2000元而支出了5785元,所以推定這就是三倍券的平均效果。最後,再把每人5785元乘上2300萬人,最終推估出總效益超過1000億元。

上述的估計方式有許多問題,比方說,其實綁定電子支付的人很可能本來每天都在使用電子支付。我們可以問一個簡單的問題,這些人在綁定前後的電子支付金額是否有顯著的不同?如果上半年沒有綁定,他們的支出平均就是5000元,而下半年綁定後平均支出還是5000元,那就表示綁定後即使可以回饋2000元,對於他們的支出其實沒有產生任何效果!問題是,政府有試著去了解這個問題嗎?

五倍券應發放消費券或現金的最大爭議,就是會存在多大的消費替代效果。中經院和台經院都曾估算過三倍券的效益,當他們把替代效果放入估計之後,三倍券的效益遠遠低於政府的估算。早在2009年馬政府發放消費券之後,當年年底中研院經濟所就曾進行過大規模的問卷調查,用很嚴謹的學術研究方法去推估消費券的實際經濟效益及可能的替代效果。他們估計當年政府花了約850億元,約為GDP的0.6%,最終在考慮替代效果下,對GDP的貢獻大約有0.2%。主要理由就是消費券大部分的支出都是原來就要支出的,所以淨增加的支出很少。至於三倍券,中研院推估對我國GDP的貢獻可能只有0.09%。

既然消費替代率這麼高,那麼發放五倍券和發放現金的結果應該不會差太多。可以想像,對所得較高的人來說,他們平常就會花一些錢,現在多了消費券或現金,都會用來買本來就要買的東西,因此替代效果比較大。反之,對於所得很低的人來說,本來就沒多餘的錢來買想要的東西,現在不論是給他們消費券或現金,他們都會花光光的,所以替代效果很低。因此發放現金和發放五倍券產生的替代效果並不會差多少,政府何必多此一舉花上億的經費去印製五倍券呢?

再說,五倍券規畫由1000、500和200元券組成,如果有人用1000元券去買一碗50元的蚵仔煎,商家是否要找他950元現金?還是不找零?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麼跟使用1000元現鈔又有何不同?政府是不是應該要給個答案?(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兼任教授)

#綁定 #效果 #三倍 #支出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