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美國股市不斷創下歷史新高,但是全球經濟「復甦」情勢卻暗潮洶湧。中國在8月17日習近平主持中央財經委員會後,提出「共同富裕」的重大政策,固然有其歷史性的必要性,急速的左轉政策卻造成以互聯網為主體的民營上市公司重大損失,更重要的是,房地產行業的整頓力度也越來越強,這些無人經歷過的強烈改革政策,讓所有研究中國經濟的專家們都只能在暗夜裡摸索。

更令人疑惑的是,人民銀行意外調降存款準備率,而且似乎還有後續寬鬆政策,商務部長王文濤則稱下半年後中國外貿成長將逐步放緩,「形勢嚴峻複雜」。在經濟數據不錯、看似盛暑溽夏的時節,北京中央部會卻推出暖爐四處供暖,令人摸不清楚究竟。

美國也是不斷出現令人疑惑的分歧訊息,前幾個月各界熱炒「通貨膨脹」議題,配合農產品、基本金屬、鐵礦砂價格的大漲,似乎聯準會的無限制量化寬鬆政策必須立刻轉向,但是聯準會風吹不動,只透過幾位理事密集公開發言,一方面澆熄市場對於通貨膨脹的預期,二方面引導市場接受「QE 退場」的必然性。市場如今基本消化聯準會QE退場的衝擊,今年10月之後,如果每月1200億美元購買政府公債與不動產抵押債券的購債規模逐月下降,估計金融市場應該不會出現劇烈的變動。

但是,就在聯準會用力降低通貨膨脹預期、緩解QE退場衝擊獲得成效之後,聯會主席鮑爾卻在8月底的傑克森霍爾全球央行總裁年會中,發表令市場跌破眼鏡的鴿派演講,鮑爾不只再次強調通貨膨脹「只是暫時」的判斷,認為不久的將來就會回到2%目標附近。鮑爾並說,通膨如今已來到Fed設定的2%附近,然而與此同時,就業最大化的目標仍有很多路要走。鮑爾還說,當前通膨壓力增溫的現象僅是暫時的,未來終將拉回到目標附近。

鮑爾雖然重申了減少購債的政策方向,卻提出一堆前提與假設,即使是菜籃族也聽得出來,聯準會QE退場的速度與幅度,將會比市場預期的更小、更慢、更謹慎。特別是鮑爾將「QE退場」與「升息」兩個政策明確脫鉤,言明兩個政策沒有必然的連結。聯準會主席放了滿天的鴿子,讓市場充滿了驚嘆號與問號,到底鮑爾在擔心甚麼?

接著就是大爆冷門的8月美國非農就業數據,非農部門的就業僅僅增加了23.5萬人,遠低於市場的預估值72.5萬人,而7月原本公布增加94.3萬人,修正至增加105萬人,8月新增的非農就業人數竟然只剩下7月的四分之一不到。

聯準會主席鮑爾跌破眾人眼鏡的鴿派演講,是現今全球經濟穩定仍然存在巨大變數的明證。首先,中國急遽左轉的政策,伴隨著中概股的大跌、香港金融中心的外資逃跑潮、以及北京政府為了確保政策平穩度過,必須將大量的海外資金調回中國,中美「金融脫鉤」暗潮洶湧,表面上美國金融市場不斷創下歷史新高,中國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過去四個月大跌之後,似乎也有觸底反彈的跡象,但是金融脫鉤的賣壓仍然壓力山大,其間只要稍微觸發恐慌情緒,就會造成全球的震盪。

其次,美國經濟雖然已經進入COVID之後的復甦軌道,但是從非農就業與其他經濟數據經常出現打擺子似的震盪,可以看出美國經濟復甦的道路相當顛簸,COVID的封鎖震壞了傳統經濟運行的軌道,熱鬧了一整年的網路新經濟也同時遇到ZOOM疲乏(視訊會議疲乏症候群),已如脫韁野馬的勞工,一時之間無法拉回去傳統工作模式,不論是勞工、企業、或是政府法規都面臨全面檢討修改遊戲規則的挑戰,誰也沒有答案,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就業市場高度不穩定。

另外,則是美國政治進入霧區,9月底之前,美國聯邦參眾兩院必須完成兩個重大的「基礎建設法案」,一個是共和民主兩黨已經達成共識的1兆美元基礎建設計畫;另一個則是範圍更廣、囊括社會福利、醫療保險、勞工就業的3.5兆美元綜合預算共識案,後者金額巨大,也被共和黨議員誓死反對,但是聲量巨大的民主黨左派(進步派)卻揚言必須與1兆美元基礎建設案共同通過。此外,對於聯準會來說,還有聯邦赤字爆表,必須國會再次提高預算上限才能避免政府的破產與關門危機,這些事件都是處於不確定狀態。

再來就是鮑爾本身的政治困境,他的四年任期到明年2月屆滿,而民主黨進步派對他不假辭色,原因之一是鮑爾原本就是共和黨員,原因之二是民主黨進步派主張財政赤字無限擴充的現代貨幣理論(MMT),對於鮑爾領導的聯準會要啟動QE退場的貨幣收縮政策高度不滿。

中國經濟充滿變數,美國經濟同樣顛簸難測,聯準會原本已經鋪平QE退場大道,如今又在疫後經濟復甦、基礎建設計畫的規模、以及鮑爾自身是否獲得第二任提名的諸多變數下,多重難以掌控的變數讓聯準會進退兩難,鮑爾也沒有答案,只好繼續維持極度寬鬆政策,等到10月局勢明朗後再做定奪了。

#中國 #聯準會 #變數 #金融 #QE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