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7日,上海合作組織與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進行了領導人聯合峰會,並且發表了《杜尚別聯合宣言》。此次峰會是在拜登政府下令美軍撤出阿富汗這個最大的地緣政治事件背景下發生,而開啟伊朗的入會程序將使得中亞到中東囊括在上合組織的合作範圍之內,形成了與英美抗衡的最大地緣勢力板塊。

美中、美俄之間的地緣競爭各自背後有北約組織與上合組織支持,而北約僅剩下冷戰勝利者的意識形態自豪感,國防經費在川普執政時縮減後捉襟見肘,而上合組織卻已經成為區域整合的最大合作平台。

阿富汗是上合組織的觀察員,因此,該組織未來肩負著承認以及制定就恢復阿富汗社會經濟秩序與塔利班政權合作的路線圖。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伊朗就成為中俄拉攏的對象。伊朗若順利入會,上合組織就成為歐亞地區最大且最有影響力的非西方國家參與的區域性國際組織。《中歐貿易協定》也將中俄歐整合成一個大歐亞板塊,致使美國與歐盟議會對於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和《中歐貿易協定》的強行牽制已經是歹戲拖棚。

對於歐盟向中俄靠攏的轉向,日前美國結合英國、拉攏澳洲,撕毀法澳之間的造艦協議,迫使法國召回駐美、澳兩國大使回法磋商,法國外長勒德里安將此稱為美英澳背後暗算法國。德、法和俄羅斯在處理伊朗廢核、烏克蘭停戰、阿富汗問題上產生了協商合作機制。對於德法向中俄的靠攏採取兩手策略,美國則將目光轉向亞太,組織美日印澳四邊安全會談,試圖嚇阻中國。然而印度是上合組織成員,中國準備申請加入日本主導的CPTPP,中國還是RCEP成員,亞太地區還有自願扮演美國的炸彈嗎?

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歐亞地區和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進行整合多年,雙方早有默契在經濟和政治角色上各有互補。中亞國家在傳統上非常信賴俄羅斯,只要俄羅斯與中國保持戰略一致性,西方國家很難在中亞見縫插針。

美國的印太戰略強調對於航行自由的堅持,企圖勸說東南亞國協主動獻身與中國抗衡。然而,中國早已是東亞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各國表面上支持美國的倡議,實際上中國在亞洲的地緣影響力不論在文化傳統和經濟互賴上早就是霸主。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土爭議上試圖占據航行自由的仲裁者,其目的也是透過「中國威脅論」維持在亞太的軍事存在和武器市場。美國外交界檢討美軍在阿富汗20年的付出,基本上是個血本無歸和迷信武力為王道的錯誤方針。

2021年在上合組織邁入20周年之際,所謂的四個命運共同體(健康、安全、發展、人文)已為上合組織增添人文內涵,提供上合組織創新發展的思想理論。在全球新冠肺炎傳染方興未艾、疫苗短缺之際,上合組織早已擺脫冷戰意識形態對抗,凝聚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英美還在搞意識形態對抗,尋找一廂情願的替死鬼,美國還能是日不落帝國而永不衰落嗎?(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美國 #中國 #伊朗 #歐亞 #阿富汗